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八百一十五章 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国际艺术展第三天。

    曾以柔一早就醒来,开始为今天的工作准备。

    不对,准确地说,昨晚回来之后,曾以柔就开始精心准备东西了。

    需要的刺绣工具,画淡妆的化妆和工具,准备好的两套已经熨烫好的衣服,一身旗袍,一身汉服,至于日常穿的衣服就随手扔在手边,鞋子,出现意外需要准备的各种工具……

    邹燕看的眼花缭乱,就她的粗手粗脚,还真不适合帮忙这些事情。

    特别是表演的时候,需要用到劈线,邹燕觉得原本的一根丝线就够让人头疼了,再劈成八分之一,十六分之一,三十二分之一,六十四分之一,甚至上百根,……

    那简直就是在折磨人了。

    对于邹燕的吐槽,曾以柔笑道:“就是因为,连你这样的外行中的外行都觉得不可思议,所以,刺绣才更加神秘,更能彰显其超强的难度。

    我的劈线在我,艳丽和美琳中间,是最好的。

    所以,我师父都说了,今天除了表演绣之外,我跟群众互动的环节就是劈线,也不要求我跟同行比赛时候的那股认真劲儿,意思意思,劈到三十二分之一就可以了。”

    邹燕吐吐舌头,吐槽道:“三十二分之一,还不够难呀?!你师父也真是太瞧得起那些外国佬的观众了。

    他们的手指比我还要大,还要粗,怕是让他们穿根线都成问题,更不要说劈线了。

    观众们,准备好用手托住你们的下巴吧!”

    “调皮!”

    被邹燕这么搞怪地一打岔,曾以柔原本略显紧张的情绪,渐渐地平负了下来。

    曾以柔其实还有一件事没有跟邹燕说,是杨烁私下里跟她说的悄悄话。

    昨天,李艳丽在台上的表演差强人意,观众很少驻足不说,就是最后的绣,即便是免费送的,也差点没有送出去。

    还是她及时给她家的外交官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安排了一个人过来领取的。

    否则,这个消息被其他馆的人知道了,会成为一个被人嘲讽的绝佳机会。

    不过,这个事情,因为涉及到李艳丽的自尊,就没告诉她这件事,让她也保密。

    曾以柔其实想问一句:如果这件事真让李艳丽知道了怎么半?!

    这个时候,正好邹燕打饭回来了,这个话题只能终止。

    曾以柔安慰自己: m国这么大,n市这么大,她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怎么会就这么巧碰到那个被安排的人呢!?

    这件事就这么简单的揭过了。

    不过,受昨天人气暴跌的影响,今天如果自己不出点新招,引来观众的话,势必让接下来的展览都受到严重的影响。

    曾以柔才不自觉地压力山大。

    思前想后,曾以柔决定在入场的时候,出个大招,目光不自觉地放在了那套汉服上。

    这套汉服,是曾以柔在上半年,还没有决定出国的时候,就跟杨烁一起设计制作出来的。

    当时,是想着到年底的时候,锦绣阁内部的各个厅都有一个作展览,到时候除了有锦绣阁销量排在前一百的绣娘,各厅的厅长(也就是各个门店的负责人),还会请不少的刺绣届名人,和不少的vip顾客。

    是一个挺盛大的庆祝活动。

    他们的作到时候,会展览出来,让嘉宾们投票,谁得票数最多,就是那一晚的最佳绣。

    而绣娘们还会另外多发一张不一样的选票,这个投出来的最佳,将是全年最佳绣。

    这个活动,是从锦绣阁重新装修之后,才开始举行的,今年才第三届。

    第一届,曾以柔她们凭借着杨烁的作,直接得了一个全年最佳绣。

    第二届的时候,锦绣阁领导们发话了,他们会给杨烁发一个终身成就奖,她本人就不要跟着一起来凑热闹了,多留给些机会给新人。

    杨烁一不出席比赛,其他的厅长级绣师也自动放弃了比赛。

    因为,这一年当晚的最佳是曾以柔的,全年的最佳却是唯一楼的。

    今年,曾以柔他们是奔着两个奖项都拿到的目标去的。

    这件汉服,就是其中的一个样,真正的比赛作,还需要更加完善和细致地修改,才开始准备。

    所以,曾以柔就截留了这件衣服。

    这次出国,并没有提前跟她们说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参加,曾以柔还是十分细心地准备了好几套的衣服,为此都超重了,分担到邹燕只有两身运动服的大行李箱里,才得以没有闹大动静,运出来的。

    嗯,就在此一举了。

    等到了时间,杨烁过来敲门,叫她一起走的时候,也被晃了一下神。

    眼前这个眉心贴着梅花钿,坠着成套的梅花饰,梅花步摇,梅花珠花,梅花耳环,梅花项链,梅花银镯子,配上汉服袖口、腰带、裙摆上绣的梅花,就像是一个从古代穿过来的梅花仙子,让人目不转睛,忍不住为她的美而赞叹不已。

    她料想过这件汉服穿戴起来会十分飘逸,但是,却仍旧是低估了它的美丽,特别是当它遇到合适的人时,这种美丽,更加的夺目和耀眼。

    杨烁抬手想要拥抱一下这份美丽,手臂升到半空中,却又觉得自己会唐突了这份美丽。

    还是,让她一直就这样“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吧!

    曾以柔十分满意这一身衣服的效果。

    要知道,汉服即便是在二十年后,人们随意地穿搭起来,都要引起百分之百的回头率,现在才刚二十一世纪初,更是醒目不已呢!

    她调皮地对杨烁眨眨眼,故作高深地问道:“这位女士,你是不是被我的风采给彻底迷住了?!真是很抱歉,我心已经有了归宿,不能与你赴约了。”

    杨烁听到熟悉的声音,看到熟悉的眉眼,才从震惊中回过神。

    她对着曾以柔上下打量了好几下,最后才叹息道:“你还是继续端着吧!

    一露出你的真面目,所有美丽的幻想全都破灭了。

    你这种硬生生地撕毁他人美好的向往的行为,真是太可恶了!

    所以,请保持善良吧!”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