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修真小说 > 新白蛇问仙 > 第九百六十六章 仇人
    到底救还是不救?

    白雨珺纠结该继续计划还是拯救坛清世界,战事胶着,传送阵随时可能损毁,但又放不下充满生机万物欣荣的绚烂星球,内心短暂挣扎。

    毫不犹豫转身直奔血祭传送阵,单刀直入。

    手掌凝聚雷球!

    “血腥祭台遭遇闪电一定很有趣,可惜无法亲眼目睹。”

    掠过造型夸张黑色血腥祭台,雷球落下,整个祭台被雷电笼罩肆虐,神雷祛邪,以血液作为能量驱动的传送阵符文崩毁,开裂,另外因雷电对传送造成破坏影响,跨入血腥传送的魔物遭遇灾难……

    坛清小世界某处农田,邪异红色裂缝出口。

    某个刚刚迈步出来的魔物回头,看见后面空间裂缝消失,并甩出来大堆残肢断臂……

    一击得手迅速远去,搜寻其余祭台。

    滑不溜秋,鬼鬼祟祟。

    认真将一颗颗雷球按进祭台,远了就释放电索噼啪乱舞,发挥当年特能苟专业伏地魔本事低调流窜,打一枪就跑,绕一圈回来再坑死几个魔头,毫无英雄气概专职偷袭,反正战场混乱那就再乱一点好了。

    跑着跑着,忽然感受到熟悉气息……

    扭头,远远瞧见长有羊角的高阶魔物。

    同时羊角魔也看到了白雨珺。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虽然某白眼睛一直是红的,羊角魔眼睛最近不知怎么着略微泛紫色,犹记得明岚大世界神魔战场差点做掉羊角,谁曾想时隔多年再次相遇。

    “嚯~几年没见大变样了哎,羊角特效不错嘛~”

    某白由衷感慨。

    巨大弯弯羊角遍布纹路,纹路散发紫色荧光构成邪异符文,披散长发,这模样若是去了地球少不得受人追捧,装扮超级鲜明个性。

    “哈!今天杀了你这天庭走狗!”

    狂暴撕碎十余天兵,张牙舞爪杀来,白雨珺收起刀盾拿出重刀迎战。

    挥舞超长重刀直接一招鹤归落砸过去,冲击波激荡,无论天兵还是魔物皆被冲的倒退远离战团!

    劲气四溢余波横扫,神将与魔头厮杀影响很大。

    甭管对方什么魔气邪法或爪子,将重刀轮圆了狠狠砸就行。

    又是一记对拼,各自震退。

    白雨珺忽然看见羊角魔两支满是紫色纹路的羊角闪烁,

    暗道不好。

    这是要放大招……

    竖重刀在身前随时准备防御,就见羊角魔长发飞舞大吼怪叫。

    “万!象!魔!障!”

    周围空域徒然天昏地暗,魔音刺耳嗡鸣,一个个骷髅拖着黑气盘旋尖啸,并伴随数不清杂音耳边低语,男女老少又哭又笑听得脑仁发胀,眨眼,睁眼,面前多了个如山峦般凶狠羊角魔,魔气森森邪气凛然。

    山峦版羊角魔低头俯视散发荧光小小纤瘦身影。

    “妖女,跪地求饶可免你一死!”

    轰隆隆吼声震耳朵。

    白雨珺冷笑。

    “哦?灵魂法术么?看来上次没把你打死反倒学了新本事,不错嘛,至少有点儿看头不会太无聊,飞来飞去黑不溜秋玩意是你的伥鬼?”

    有个魔气组成的半个骷髅拖黑气袭来,抬起手掌凝聚太极图,尖啸的骷髅撞中太极图瞬间泯没。

    山峦般高大的羊角魔低头,搅动气流推开魔气云雾,如山崩海啸压迫力迎面袭来!

    “信了你的邪!夕照湖!”

    迈步,半蹲。

    重刀向后凝聚能量,肉眼可见灵力旋涡朝刀尖汇聚!

    于身后凝成虚影,重刀虚影足有一里地长短,刀身纹饰清晰可见,而握住刀柄的是白雨珺龙形虚影,眼神一致,动作同步百分百!

    纤瘦身影挥刀,虚影龙爪握刀亦高高举起。

    昏暗天空,带有紫色纹路黑爪裹挟滚滚魔气狠狠拍下……

    白雨珺咬牙发挥最大力气用力挥刀劈砍……

    巨大刀影破空斩过,劈开黑爪直至命中山峦般高大身躯,轰的一声,强劲气浪冲击四周扫出空白区域,高大身躯向后栽倒,嚎叫声震耳欲聋,白雨珺被一支爪尖命中飞速向后翻滚倒退,面罩下俏脸满是震惊。

    荒芜地面,成群天兵与魔物厮杀。

    突然,一位白甲仙将自远处天空坠落翻滚,撞死撞伤许多天兵及魔物,在灰色沙尘地面翻滚犁出一条深沟最后咚的一声撞翻金属机甲人停住。

    白雨珺只知道自己翻滚,周围空空荡荡,看不到哪怕一位天兵天将以及邪魔,漫天只有伥鬼尖啸。

    腰腹疼痛难忍……

    “怎么可能?”

    打死不信那货懂得法相天地之术,可身上疼痛真实存在。

    低头察看腰腹伤口,盔甲完好,感受皮肤表面细密龙鳞,龙鳞无损连丁点儿划痕都没有,可肌肉疼痛并非作假,怎么回事?

    仰倒大吼的羊角魔缓缓站起,紫色瞳孔比白雨珺更加震惊。

    已经有山那么高了,比拼力气居然占不到半点便宜,就算妖兽也做不到吧?

    白雨珺双眼忽然看到点不一样的东西,心里一动,运转真实之眼扫视羊角魔以及周围,惊讶发现自己依旧身处神魔战场,山一般高大的羊角魔仍原先大小,此时正捂着被劈开的爪子站在前方。

    “幻术?不对,应该是灵魂法术叠加心理暗示。”

    自己认为自己受伤了,那么就会让相应部位神经或者灵魂中招受损,比幻术更高级,或者说自己认为遭受重创必死无疑,也许真就死了。

    血肉有神经相连产生伤痛,而龙鳞则不同,没遭到恐怖重击根本不会破裂,简单对比便能发现蹊跷。

    换做其他仙将难免有重创陨落危机。

    羊角魔没想到对方身躯强横,看起来瘦弱妖女仙将居然顶得住山一般高大恶魔之力,甚至更强……

    “唉,斗法次数太少感觉没见过世面。”

    总是伏地魔难免经验不足。

    攻击是真的,魔头攻击确确实实打中自己,自己也重创对方。

    准备反击,忽然看见远处地面巨大裂缝,露出少许圆形传送阵符文……

    心里咯噔一声……

    怎么会在这?一旦被余波击中破损该如何?羊角魔绝对是魔族当中的上层贵族,一时半会儿难以分出胜负,谁能保证传送阵安全?

    上层魔族脑子狂躁却不输朝堂老鬼,顺着白雨珺目光看去顿时露出坏笑,不知道传送阵对天军有没有用,当着死对头的面毁掉恶心恶心也好。

    几乎同时的,白雨珺和羊角魔扑向裂缝!

    “你敢破坏我就弄死你!”

    “桀桀~”

    对手越是重视他越想破坏,几乎同时扑进深渊裂缝。

    挥刀横斩!没想到羊角魔竟然宁肯受伤硬接招式也要坚持朝谷底阵基释放法术,白雨珺连续两次爆发加速企图拦截……

    画面变得缓慢,魔气攻击慢慢飞向阵基。

    重刀不断往前伸,就差一丁点儿拦住紫色魔气,丹凤眼紧张注视,就差一点……

    眼睁睁看着魔气从刀尖前面缓缓掠过,命中基石。

    咔嚓……

    细小碎裂声之后符文黯淡。

    “桀桀桀~是不是很生气?哈哈哈~”

    “吼!”

    嘶吼出刀,半截羊角脱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