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修真小说 > 魔邪之主 > 第六百五十六章 废物你好,废物再见!
    “小麻雀?还真是狂妄的语气,虽然很惊讶你能够突破那些废物的拦截,但可不要把我和那些废物相比!”

    然而还未等毕鸟说完,月生一张狰狞的面孔却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巨大的右手握住毕鸟的脸。

    “废物你好,废物再见!”

    嘭!

    只有毕鸟才能感受到的恐怖挤压力,让他回想起当年自己初出茅庐,被突然从天而降的大山砸中的感觉。

    惨叫,哀嚎,恐惧,这些都通通被压进了他肚子里。

    熊熊火焰遮挡了这副惨烈的画面,只有一人,二妖看见,嗯,现在只剩下一妖了。

    看见月生的样貌,青色瘦虎才回想起一日前北宫商盟传来的影像。

    没有多想,转身化作一道青色的流光就跑。

    然而他四面八方突然升起一股难以抗拒的拉扯力,直接将他坚硬的妖躯撕成碎片,化为日木树的养料。

    两位实力不凡,在外界足以呼风唤雨的大妖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消失在了世界上,没有挣扎,没有反抗,整个过程仅仅只有数秒。

    甚至直到现在外面和妖族厮杀的俊杰们也没有一人察觉不对。

    月生单手将日木树拔起,上面炽热而精纯的火焰流进他体内。

    他体内的地火欢呼雀跃了一下,只有一下,毕竟日木树虽然对修炼火属性功法的人有很大益处,但毕竟品质比起月生体内的地火相差两个层次。

    不过月生从来不挑食,对他来说有一点提升就值得动手。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这点道理他还是懂的。

    他额头微微睁开一丝细缝,使用破妄,吸收掉两只大妖的灵魂碎片。

    到了锁天魂之境,他已经可以使用葬送者形态一小部分能力了,比如这破妄,这让他方便了许多。

    他没有惊动任何人的回到原地,消化着两只大妖的记忆碎片。

    “出生,晋升妖境,成为大妖,雄霸一方,魔气侵蚀的痛苦,和北宫商盟的交易,进入秘境,占据领地,嗯?果然如此吗?这秘境强大的妖族和魔物果然都和北宫商盟有所交易。”

    月生缓缓睁开眼睛,裂了裂嘴巴,现在他的破妄能够摄取的灵魂碎片比以前更加充足完整,几乎可以占据其生前的五成以上。

    不过有利有弊,如果自身的灵魂不够强大,吸收太多的记忆会让自己陷入混乱,甚至被这些记忆影响。

    这也是没有必要,月生很少用这招的原因。

    “得找个方法消除这些没用的记忆,现在这些记忆对我虽然没什么负担,但积少成多,以后总归是个麻烦。”

    月生一边读取着两个大妖的记忆碎片,一边想到。

    同时他还随便找了一只妖和自己交手,打得有来有回。

    他还不想暴露得太快,扮猪吃虎,能扮一会儿是一会儿,反正对他没什么害处。

    嗯,虽然这秘境中似乎没有虎,但月生向来相信世事无常这句话。

    此时所有妖族魔物都被杀得一干二净。

    只能说不愧是年轻俊杰,月生发现竟然没有一个人死掉,最惨的人也最多是断手断脚。

    当然,如果不是他将那两只大妖干掉,他相信这里的二十几人至少要减员一半。

    杀妖最多的不出意外自然是剑心,她一剑斩下,几只妖直接就没了。

    月生估计她杀的所有妖的功绩差不多能够比得上杀一只大妖了。

    按照这次比试的规矩,杀一百只妖相当于杀一只大妖,一只沾染魔气的妖相当于两只普通妖。

    虽然,一百只妖一起上也不一定够一只大妖杀的。

    另外收获最多受伤最少的是林凡,月生一点都不奇怪,谁叫人家有着世界眷顾的大气运呢?

    杀完所有的妖后,剑心直接化作一道剑光冲进火海当中。

    看着空无一物之地,她眉头轻轻一蹙。

    其他年轻俊杰也紧跟其上,当他们看见空无一物之地,顿时一呆,然后纷纷看向剑心。

    “剑心小姐,这次虽然你出力最多,但这么大一棵日木树总不能独吞吧?”

    之前那位躲藏于暗处手持短匕的武者直接跳出来不满地说出了众人的心里话。

    其他人怕剑心背后封无剑谷的势力,但他身为冥海阁之人可不怕。

    虽说剑心实力的确比他一个境界,但这里可是有二十多年轻俊杰,而且他季英还是真正被观天阁列为俊杰榜上俊杰之人,和剑心同为俊杰,如果不站出来说话,岂不是相当于低剑心一头?

    季英话音刚落,一道冰冷目光就直透他心底,让他浑身一僵,其他年轻俊杰也感觉身体一冷,手中的兵器都快握不住了。

    果然俊杰榜上,无有名不副实。

    所有人都生出一个念头。

    “东西不是我拿的。”

    剑心瞥了众人一眼,一剑扫过地面,将她杀掉的那些妖族身上的灵物挑起,收入囊中,转身就要走。

    然而这时季英突然甩出自己手中的匕首刺向剑心的后脑勺。

    “小心,剑心姑娘!”

    “不是你拿的,难道还会是我们这些后来的人拿的吗!?”

    林凡和季英的声音同时响起。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这是季英的同伴,和他一同出手。

    两人同为拘臭肺之境,出手威势惊人,枪影满天寒如雪,匕光乍现冷似风。

    即使不是针对自己的,尽管四周都是熊熊燃烧的火焰,四周的年轻俊杰也感到了一阵阵冷意。

    铮!

    海和天,突然出现,连成一条白线。

    剑意,无数的剑意,只是一眨眼,枪影和匕光都消失了,众人再看,只发现季英和他同伴额头上出现一丝裂缝,血液缓缓流出。

    两具尸体直接倒地,被火焰吞噬。

    两人根本没来得及用出自己的底牌,或者撤掉虚空之力离开秘境。

    这让本来想要一同出手的众人顿时顿下了脚步,转头就走。

    剑心也没追杀这些人,她不是嗜杀之人。

    ……

    外界,冥海阁阁主捏碎了自己的身边的杯子,脸色变得和一旁黑云家家主的脸色一样阴沉。

    “秦兄,你家弟子也挺厉害呀?”

    黑云家家主瞥了冥海阁阁主一眼,嘴角嘲讽地勾起,就仿佛之前冥海阁阁主嘲讽他一样。

    “哼!”

    冥海阁阁主冷哼一声,要不是这里是北宫家,有着数位锁天魂强者在场,估计他们早就动手打起来了。

    “二位,进去之时北宫家主就提醒过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还望二位不要伤了和气。”

    毙鱼婆婆坐在高台之上,瞥了两人一眼,现在这种情况也只有她这种锁天魂强者才能插得上嘴。

    而北宫凉身为主办人,人家子弟在他的地盘上死了,自然也不好来当和事佬,也只有毙鱼婆婆这位散修锁天魂强者最为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