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穿越小说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854章 大动干戈
    安大石低估了金吾卫的反应速度,什长王小安很快发现了城隍庙的所有试题几乎都还是热的,这说明凶手刚刚才行凶完毕,很可能凶手刚走不久他们就发现了身体,这说明凶手还没有走远。

    金吾卫衙门在接到报告之后迅速下达了戒严令,驻守在各个重要接到路口望楼的金吾卫甲士们迅速封锁了交通要道路口,对行人、车马进行盘查,同时增加街面和小巷的巡逻。

    此时已经过了子正,一般人在这个时候早就在家中安睡了,因此街面上的行人和车马很少,金吾卫甲士们拦住这些行人和车马仔细盘查,不放过任何可疑之人,但凡神色慌乱、行为鬼祟的人都被逮捕。

    安大石带着十几个手下护卫沿着街边铺子屋檐下向家中赶路,但他们很快发现了不对劲,远处一座座望楼内发出鼓声,这些鼓声很有节奏,几通鼓响之后,前面街道十字路口就出现了一什金吾卫甲士抬着拒马路障出来设卡。

    “不好,金吾卫反应过来了!”安大石心中焦急,这些金吾卫甲士堵在路口,他们这些人就无法通过,去路口必定会被盘查,这么多人,势必会引起金吾卫的怀疑。

    “老爷快看!”一个护卫提醒。

    安大石看向路口,发现那些行人和车马都被拦下,经过盘查之后也不许离开,全部被拦在路口,他内心有一种强烈不好的预感,今天这事只怕不会这么轻易躲过去,看来这金吾卫果然不是吃素的,就这种反应速度已经是骇人听闻了。

    “老爷,强行闯过关卡吧,现在这情形没有别的办法,小人认为金吾卫很快就会在这片区域的大街小巷搜索,甚至挨家挨户的搜查,咱们躲不过去的!”

    安大石虽然很焦急,但也很冷静,他走南闯北经历的事情很多很多,历经生死的次数也不在少数,他不相信这一次会栽倒。

    “强行闯关绝对是找死,别看我们杀城隍庙那些人很容易,可要是对上金吾卫一什人,就算人数再多三倍也只有送死的份!”

    安大石心里太清楚了,他手下这些人都是这些年收罗的亡命徒、江湖豪客,单打独斗也许不会惧怕单一的甲士,但军队就是军队,他们一般情况下绝不会跟你单打独斗,成建制的一队兵马有刀盾手、长枪兵和弓箭手,他们会组成严谨的阵势,加上他们全部身披甲胄,劲弩的箭矢不射中防御薄弱和要害处,根本就射不死他们,刀剑砍在他们身上只能擦起一串火化,而这些甲士每天操练,练习的就是杀人术,对手如果不穿戴防具,甲士们一刀砍下来就能要你的命!

    再说这还只是一处路口,一旦强行闯关,动静闹大之后,附近巡逻的金吾卫骑兵和步兵很快就会赶过来,到时候是真正的铁壁合围,任你有通天的本事也插翅难逃!

    “我们在这里有一个铺子,我们先去铺子里避一避!巡街的金吾卫马上就要到了,快走!”安大石说完迅速带着手下护卫们转身走了。

    今晚的命案太大了,十几条人命,自从开国以来,在都城内还是第一次出现一次性有十几个人被杀的案子。

    这件案子最先被报到左金吾卫中郎将独孤进这里,因为是他当班,他当即就下达了在辖区内戒严的命令,随后左金吾将军万麟、左金吾大将军苻战接到报告都纷纷赶来。

    这么大的命案,长安县根本就办不了,县令和典吏来之后发现使者全部都是胡人,而且这些胡人都还没有身份,案子很快报到京兆府。

    京兆府派来的刑侦官员眼力强一些,他们判断这些没有身份的胡人很可能是某个使臣的随从,因为但凡在长安城内谋生的胡人必须要办临时过所,而且必须要随行携带,因为随时要接受巡街的金吾卫盘查。

    “来人,派人去鸿胪寺查一查,看看是否有这些胡人的身份登记,如果是某一个使臣的随从,鸿胪寺肯定有他们的记录!”

    在现场,左金吾卫大将军苻战暴跳如雷:“凶手的胆子太大了,简直不把我左金吾卫放在眼里,一次杀这么多人,而且还动用了军中劲弩!独孤进何在?”

    “末将在!”

    “既然尸体都还是热的,这就说明凶手还没有走远,他们人数一定不会少,更动用了军中劲弩,命你亲自带队去挨家挨户搜查,一个老鼠洞也不放过!家中但凡发现藏有兵器的,重点盘查!”

    “领命!”

    苻战不能不生气,上一次三个使臣被刺杀是在他的辖区内,现在又有这么多人被杀还是在他的辖区内,如果这一次不把凶手给逮住,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向皇帝交代!

    “来人,传本将军命令,所有街道路口的哨卡不准放走任何一人,不管他是谁,就算是皇亲国戚、王公贵族、朝廷重臣,一律拦下,出了事本将军兜着!”

    这一次苻战是动了真格的,在他看来,凶手根本无视金吾卫的存在,现在金吾卫的巡逻、岗哨比从前严格的多,巡逻力度也加大了至少一倍,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还有人敢顶风作案,这不是藐视金吾卫是什么?

    却说独孤进带着大批兵马开始了挨家挨户的搜查,他把手下几个幢将召集起来训话,分配给他们沿街警戒的任务,把每一个坊间、每一条小巷都堵住,禁止任何人通过。

    “都给本将听清楚了,凶手肯定不止一个,而是一伙,现在各街道路口还没有传来已经抓到可疑之人的消息,本将军判断这些凶手很可能已经藏身在某一户家中,或许他们威胁户主配合他们躲避搜查,或许他们在这里就有据点,所以待会儿所有人都要打起精神,不要放过任何可疑之人、可疑之处!别给本将军敷衍了事,也不要被本将军发现有人趁机顺手牵羊,更不要被本将军发现有人收取户主给的好处费而放松搜查力度,如果是因为谁的疏忽而放过了凶手,一旦被查出来,别说上面会不会放过你,本将军绝对不会放过你!”

    “好,各牙分开开始行动!”

    一队队金吾甲士分散开来,各自负责各自的搜查区域。

    “拿舆图来!”

    独孤进的声音传出后,一个兵士拿来一张舆图,独孤进接过舆图展开,旁边有甲士举着火把照明。

    独孤进看着地图进行分析凶手在行凶之后最有可能撤离的路线,在金吾卫施行警戒戒严之后,凶手会选择如何躲避搜查。

    “报告将军,仵作的查验接过出来了,那些尸体死亡的时间不超过三刻!”

    独孤进算了算时间,从巡逻的金吾卫王小安小队发现尸体,除去报信的时间,再除去他仵作赶来的时间,从他得到报告并下令封锁各街道十字路口,留给凶手撤离的时间根本就不多,最多只有一盏茶的时间。

    这一盏茶的时间,凶手们能从城隍庙走到哪儿呢?

    “跟我来!”独孤进说完收起舆图,向旁边的甲士们挥了挥手。

    不久,独孤进带着大批甲士们来到了升平坊西侧的大街上,他从第一间铺子查起。

    “将军,这里刚才搜过了!”路口的站岗的甲士出声喊道。

    独孤进不为所动,“再搜一遍!”

    兵士们立即上前敲门,动作幅度很大,店铺里传来抱怨声。

    直到把整条街边的店铺和房屋都再次查了一遍,也没有发现可疑之人。

    “难道是我推测的方向错了吗?”独孤进自言自语。

    很快他又下令:“所有人跟我去东市!”

    事发地点城隍庙在宜平坊的西侧正中位置,这块位置本来是一个很好的商业地段,因为长期废弃,近期官府有意卖出去新建店铺和住宅区,没想到突然发生了命案。

    独孤进推断,如果凶手要撤离,只能走南北两个方向,如果凶手是向南,一盏茶的时间也只够走到升平坊;如果凶手是向北撤走,一盏茶的时间只够凶手穿过安邑坊进入东市。

    刚开始独孤进本能的认为凶手不会向北走,因为东市附近居住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但现在看来,凶手还真有可能是非富即贵的人。

    到了东市,独孤进一声令下,兵士们开始对每一家店铺和住宅进行盘查。

    一家店铺的门被敲开之后,开门的人抱怨:“军爷们,刚才不是已经搜过了吗?怎么还要搜啊?”

    带队的牙主厉声大喝:“少废话,你只管配合就好了,再多废话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来人,给老子再进去仔细搜!”

    安大石从地面一间屋子走到院子里,“这是哪位军爷这么大的威风啊?老夫这里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搜的!”

    “是谁这么大的谱?本将军还不信邪了,今天非得搜上一搜!”独孤进从外面走了进来。

    牙主和甲士们纷纷抱拳躬身见礼:“将军!”

    安大石脸色一变,连忙堆起笑脸:“哟,原来是独孤将军,幸会幸会,今天是将军当班?”

    作为一个在长安混得如鱼得水的粟特商人,安大石不可能对管辖这片地界的官员们不熟悉,他恰巧与独孤进很熟,还经常去拜访,尽管独孤进不太搭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