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前方高能 > 第五百七十五章 之客
    是当日闯进时家留下的后患,还是杀死了范氏叔侄后,罗五出卖了自己?

    宋青小心念疾转,同时一心二用,将几颗围绕在自己身侧的星辰收入体内。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发生,都证明她身份已经曝露,对她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在她睁开眼睛的刹那,一直匍匐在她身侧的银狼也跟着抬起了头,它似是也感应到了风雨欲来之势,动了动耳朵,眼睛转往来人的方向,撑起了前肢。

    正在此时,宋青小听到另一边也传来动静,有一队人马匆匆赶来,脚步略沉,气息也急,似是冲着这群不速之客而来的,还未走近,便有人大喊了一声:

    “各位,请停步!”

    这说话的人是曹善,是曹队长的子侄,目前在队内担任他助理的职位。

    曹善一来便将声音喊得很大,压根儿没有掩饰的意思,语气很急,像是一路追赶过来的样子,还压抑着怒火:

    “这里是预备队,你们进来,是不是应该要跟我们队长先打声招呼才行,直接闯进这里,是不是当我们预备队没人?”

    “闭嘴!”那群人一被曹善等人拦住,顿时低喝了声:

    “你敢阻拦武道院的人办事?”

    帝国的武道研究院在各大预备队的名声是如雷灌耳,从当初刘肖等人参与考核时,提到武道院的人便面露向往之色就可见一二。

    可此时这群人哪怕是自报名号,曹善却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

    “哪怕就是武道研究院的人要想办事,也需要拿出公文批程,应照规矩办事,回禀过队长之后,才能进预备队。”

    他的态度强硬,有种故意想要跟人闹事的意思,将声音喊得很大,哪怕宋青小收回神识,依旧听得清他的喊声。

    宋青小当即想到自己进入预备队当天,与曹队长达成的协议,他曾提出让自己指点刘肖等人,并保他们考核,作为回报,曹队长答应替她掩护,让她留在预备队!

    曹善此时大声的叫喊,极有可能是在故意向自己传递消息,这群人确实是冲着自己而来的。

    她反应过来这一点,武道研究院的这群人精显然也想得明白。

    当下这群人并不再跟曹善纠缠,而是放弃掩藏气息,直接往宋青小所住宿舍奔来。

    那武道研究院领头的人向其余几人使了个眼色,同来的几个修行者顿时立即散开,宋青小很快便感到几股气息分别出现在自己房舍周围。

    “诶,你们干什么?”曹善大声的开口,跟在几人身后跌跌撞撞的跑来。

    不多时,宋青小只听到门口之处传来‘卟’的一道轻响,那房门的锁在一股灵力的作用下被拍碎。

    屋子里顿时涌入数人,银狼发出低吼,却在刚要扑时,被宋青小一下拽住了后颈处的皮毛,将它拦了下来。

    “咦?”

    那率先破门而入的人在进来之后,目光在屋内扫了一圈,接着放出神识扫荡,发出一声极为诧异的惊呼声。

    此时屋内空荡荡的,压根儿没有人!

    曹善气喘吁吁出现在门侧,一脸的紧张之色,在看了一眼屋内之后,他脸上的紧绷之色一松,随即化为怒意:

    “你们哪怕是武道研究院的,是不是也太过份了?直接冲进我们宿舍,一副抓捕犯人的架势,我会上报队长,向长老议会投诉你们的……”

    他大声的喊,那为首的男人却并不理他,而是在屋内细细的端详。

    屋子中的摆设简单,与预备队的每个宿舍格局相似,从宋青小当初陪同刘肖等人离开预备队至今,屋里的东西她就并没有再使用过,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她回来之后大部份的时间都呆在练功房内养伤,外面的家具之上已经蒙上了一层灰。

    “你们今天如果不说出一个正当的理由,今天这样肆意闯进预备队的举动,我们绝对会投诉,绝对要抗议!”在发现屋里没人之后,曹善的声音又显得更大了些。

    那为首的男人被他吵得脸上现出愠色,却并没有理睬,而是目光在四周一转之后,缓缓往练功房的方向靠近。

    宋青小站了起身,冷冷看着这男人慢慢朝自己靠近,他的目光并没有落到自己身上,仿佛并没有发现仅与他相隔数米处站着的一狼一人。

    练功房虽大,但却并不能藏人,空荡荡的空间之中仅有一排武器架而已,除了才刚踏进这里的人外,并没有发现宋青小的踪影。

    “怎么可能?”那为首的男人有些不敢置信,发出喃喃自语。

    他本能的转动着头颅,并不知道不远处正有人在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但修练之人本能的危机感仍令他觉得不大对劲,当即运转灵力布满全身。

    “我说了我们这里没有人,你们擅自闯进我们队中,总得拿出个说法、章程。”曹善跟了进来,喋喋不休的道:“简直欺人太甚,当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想闯就闯,跟搜犯人似的。”

    宋青小不在屋里,这令曹善底气比先前更足,哪怕面对的是预备队的人的冷脸,依旧敢大声嚷嚷。

    “你给我闭嘴!”那男人被吵了几句,终于忍不住大喝出声:

    “我们办事,还轮不到你来指责,我们在追踪的是危险的嫌疑人,现在怀疑你们窝藏包庇!”

    那后面进来的几个修士听了这话,也不由面露怒色:

    “先前这小子故意大声嚷嚷,可能就是在通风报信!”

    “你血口喷人!”曹善自然不认这指责,当下大声反驳,“我看你们是任务失败之后想要找个替罪羊,疯了一样随意挑个软柿子捏,以掩饰你们的无能!”

    预备队的曹增向来习惯以拳头解决事情,而身为他的晚辈、助理,曹善则更多时候负责替他收拾善后,口才了得,当下三言两语便将武道研究院的几人训得脸色铁青!

    他们向来趾高气昂,因为实力强悍,无论走到哪里都受人尊敬,第一次遇到区区预备队的人也敢如此不给他们面子。

    “你闭嘴!”一个悟道境修为的武道院修士疾言厉色的喝道,曹善却更大声的喝斥回去:

    “你才给我闭嘴!”

    双方吵得不可开交,一下打破了练功房内凝重的气氛。

    宋青小站在迷踪阵内有些无语,武道研究院来的八人中,仅有三人刚刚达到凝神境,其余都是刚踏入修行的门而已。

    为首的男人修为最高,已经达到凝神境中阶,但凭这几人实力,却无法破开她布下的迷踪阵。

    能不动手自然是最好的,她原本打算等这几人搜寻不到之后自行离去,她再借机也离开预备队,拿了玄晶之后另外再找地方藏身修行,巩固实力。

    哪知这几人在发现练功房内没人之后,竟开始吵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双方吵得面红耳赤,都像是动了真火的样子,一时半会儿不像是能离去。

    两拨人吵得正凶时,又有气息往这边过来,这一次来的人数不多,总共三人,但令宋青小心中一沉的,是这三人之中,除了有一人是她熟悉的曹增之外,另外两道气息极深,她的神识一放出去,其中一人便似是一下有所感应,显然并非一般修行者,显然已经达到了丹境。

    她的秘密到底曝露了多少,使得武道研究院竟然出动了两位丹境其修为的人。

    三人听到这边响动,来得极快,片刻功夫便出现在房舍之外。

    “吵什么呢?”曹增脸色有些难看,站在门口大吼了一声。

    预备队中,他积威甚深,一开口几个队员都不敢再说话,曹善一见他来,顿时如找到了主心骨般,松了一口气,当即眼珠一转:

    “队长,他们欺人太甚,既没有市政中心发放的公文批注,也没有上头的口令,直接就说我们窝藏了人,随意闯进来搜查,还挺横!”

    曹增的铁拳之下,预备队的人大多性格都颇为彪悍,哪怕面对的是武道研究院的高手,曹善也并不畏惧:

    “我看研究院的水准是一代不如一代,什么真本事没见到,倒是耍威风的本领倒是见识到了,估计是接了什么任务完不成,上我们这儿想找个替死鬼,好回去交差,升官发财对不对!”

    “你胡说!”那为首的男人被他气得咬牙切齿,却偏偏嘴皮子没他利索,只气得恨不能当下两掌将他劈倒在地。

    眼见双方又要干起来,曹增沉着脸开口:

    “都闭嘴!”

    他的话预备队的人倒是听了,研究院的人却不怎么买账,曹增深呼了口气,转头看着那跟他一道进来的两个年轻男人。

    这两人年约二十七八,模样俊美,各自手中提着一支长剑,身长玉立,看起来气质非凡的样子。

    曹善在见到这两人之后,识趣的闭了嘴。

    他倒不是因为曹增的态度,而是因为在这个年代,作这样复古装扮的人,很有可能是属于隐世家族的某些核心的成员,不止是出身不凡,实力也不容小觑。

    曹善也知道哪些人能惹,哪些人不好惹,曹增一来,他的任务完成之后,自然便不再出声。

    “你看,我们这里确实没有你们要找的人,她虽然也带了只狼,但只是巧合而已。”

    曹增平心静气的开口,“她来到队里的时间,你们也了解清楚了,虽说有些实力,但又并没有达到传言之中,能出动武道研究院的人追捕的地步,是不是哪里弄错了呢?”

    两个青年的目光在屋内一转,接着往练功房的方向靠近,其中一个青衣青年在走近之后,似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脚步一顿,与身旁另一个青年相互交换了个眼神,接着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丝饶有兴致的笑意。

    “如果说曹队长这番话是之前说,我认为是有道理的。”

    一个青衣的青年脸上露出跃跃欲试之色,提步一迈,其他几人见他过来,原本面露不满的为首男人都恭敬的低下了头,在青年目光之下有些羞愧的退让了开去。

    “一开始我也觉得这个任务,我跟十七没有必要跟来,研究院那几个老头子太过杞人忧天,但此时我倒觉得,我们要是不来,恐怕凭这几个小辈,真的会任务失败呢。”

    那为首男人听到青年的话,一张脸涨得通红,将头垂得更低:

    “大人,对不起,我们确实没有发现这里有人……”

    他说完这话,似是感到有些憋屈,仿佛当着曹善的面,承认了几人任务失败的罪名。

    “这里确实有两只小老鼠,只是藏了起来,你们没有发现而已。”那青年含笑开口,话中的意思使得在场的人都不由一愣。

    曹增双眉一皱:

    “这话什么意思?”

    为首的男人也抬起头,一脸茫然之色。

    练功房内空荡荡的,除了一排练功架外,再无其他可供人藏身之处。

    他进来的时候,也以神识扫过,确实没有发现有人藏匿的痕迹。

    站在阵法之中的宋青小听了这话,不由叹了口气,确定自己已经被这两个持剑的修士发现,看来今日一场恶战在所难免了。

    那一直没有开口的年轻剑士抽出长剑,青光一闪之中,剑气的锋芒一扫之下,灵力狂涌而出,‘轰’的一声往外斩出!

    强大的剑气横扫之下,屋顶、墙壁被斩开,‘吱嘎’响着缓缓往两边分裂。

    阳光从破开的屋顶之上照落而下,无数飘散在空中的灰尘在光线的照耀下浮浮沉沉。

    宋青小布下的迷踪阵在这剑气扫荡之下被破开,几柄原本插落在阵法方位之上的小旗被剑气拨卷而起,灵气所化的雾气之中,逐渐显现出一人一狼的身影。

    曹增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如同变戏法一般大变活人的一幕发生,青年的剑法之威令他叹为观止,同时令他感到大开眼界的,还有宋青小的现身方式。

    那先前进来的为首男人如见了鬼般,脸色由红转青,再由青转白,瞪着站在阵法中心,穿着破破烂烂且灰头土脸的少女。

    几支飞在半空中的小旗被她收进掌心,随即眨眼之间又消失。

    那持剑的青年目光先是落在她手中的阵旗之上,接着又看到她戴在手上的那枚古朴的戒指,露出一丝若隐似无的笑意:

    “范江河竟然真的是死在你手上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