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玄幻小说 > 总裁宠妻套路深 > 第二百九十章 司机的正确选择
    到了公司,把向柚柚安置好以后,萧穆春就去忙了。

    这几天本就事情多,又一天多没来,更是一刻都不得闲。

    向柚柚在休息室睡了一觉,然后起来去总裁室找萧穆春,却没见到人,一问才知道他去开会了。

    反正待着没事,就溜达着去会议室,在会议室外面偷偷看了半天才发现会议早就散了,里边就剩个秘书在整理资料,秘书告诉她总裁去接见客户了,在谈一个很重要的项目。

    向柚柚只得作罢,又回到办公室等着。

    直到快下班的时候,萧穆春才回来,向柚柚这时候才知道萧穆春生病了。

    因为她点了些吃的东西,好不容易等到萧穆春回来,他却说没胃口吃,让她自己吃。

    萧穆春很少这样。

    向柚柚过去拉他的手,撒娇让他来吃,这才发现萧穆春手那么烫,再一摸额头,更烫。

    “你发烧了?”

    “没什么事,刚才一忙忘记吃药了。”萧穆春拂开向柚柚的手,然后去倒水吃药。

    向柚柚跟过来,“你吃这药管用吗,要不咱们去医院看看吧。”

    “不用,去什么医院,待会儿就退烧了。” 生怕向柚柚觉得他太脆弱,所以萧穆春特别不愿意看她那么担心的样子。

    “但是我看你好像烧的挺厉害的。”向柚柚怕他硬扛,“还是去看看吧。”

    萧穆春死活不去,一个大男人发个烧就跑医院,他才不要去。

    看他这么倔,向柚柚没办法。

    俩人就在办公室僵持了个把钟头,眼看萧穆春身上越来越烫,向柚柚急的直掉眼泪。

    她一哭,萧穆春坐不住了,“你别哭啊,可能是药量不够,我再吃两片试试。”

    “试,还试,你当自己试验田啊。”向柚柚被他气的站起身就走。

    萧穆春从座位上弹起来追上去,“你上哪儿去。”

    “我走,不想看见你,再也不管你了,别跟着我。”向柚柚甩手不理他。

    “别生气啊,我跟你闹着玩呢。”萧穆春别的也顾不得了,赶快答应,“我去医院还不行吗?”

    向柚柚瞥了他一眼,还是气呼呼的,心里松了口气。

    男人也是人,生病了也要去看啊,不知道强个什么劲儿。

    叫了司机,一路把车开到医院。

    医院里病菌多,萧穆春不让向柚柚跟着,怕他溜号,直到护士给他打上了点滴,向柚柚才走。

    她走了没几分钟,司机上来了。

    萧穆春皱眉,“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送小姐回家吗?”

    司机赔着笑脸,“总裁,向小姐让我过来陪您,边上没人,怕您有什么吩咐。”

    “吩咐什么吩咐,我能有什么事儿?”他不耐的问,“小姐人呢?”

    “走了。”司机答的爽快。

    “走了?”萧穆春怒道,“你会不会办事,怎么能让小姐自己走呢?”

    “还不追去?”

    “追不上了,打车走的。”

    萧穆春拿手指了他半天,“你可真会办事。”

    司机无辜道,“是小姐让我来陪着您的。”

    “她要你陪?她说什么你都听。”萧穆春气不打一处来。

    刚才都对司机特别交代了送向柚柚回家,结果呢来输液室陪他来了,把他的话当耳旁风,专听向柚柚的话了,这都什么司机啊,有没有点职业道德。

    “不听不行啊。”司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吱吱唔唔了半天,嘀咕了一句,“你不是也得听向小姐的吗。”

    萧穆春左右张望了下,怕人听到似的,然后对司机道,“你爱待就待着吧。”

    司机没动,小声解释,“总裁,这真不赖我,小姐说如果我不来,他就让您开除我,我上有老下有小的,我在咱们集团都干了十年了……”

    “行了,你不是都听她的了吗,她不会为难你。”萧穆春打断他。

    “小姐是不会了,可您呢?” 他现在怕的是萧穆春。

    两头都不好惹,这边听了向柚柚的话,那边就把总裁得罪了。

    总裁怪罪下来,这工作也难保啊。

    萧穆春看了一眼那司机,黑着脸说了句,“你不都说了,我也得听她的吗。”

    向柚柚不追究,他能说什么,只能算了呗,想起刚才自己还骂这司机不会办事,其实人家心里掂量的可清楚了,做的选择非常正确。

    听他这么说,司机这才放心,憋着笑去他后边站着了。

    果然是人人有缺点。

    总裁的缺点估计就是怕老婆了。

    萧穆春发烧的事儿不知怎么的被穆羽给知道了,把他叫到家就不给走了,非让他保证这几天不见向柚柚才行。

    一听不能见向柚柚,萧穆春不干了,挑起好看的眉毛,据理力争,“妈,我都好了,这不都退烧了吗?怎么就不能回去住了。”

    “烧退了可是病菌说不定还在呢,不能大意了,你想想柚柚肚子里可有两个孩子呢,你万一把她传染病了,你说怎么办?”

    听穆羽这么一说,萧穆春也有点担心,可他却嘴硬道,“我哪儿知道怎么办,妈,我觉得你太小心了,哪有那么容易传染。”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儿子,现在柚柚是重点保护对象,一点都不能马虎,知道吗?”怕他不同意,穆羽一再强调,“就几天而已,又不是让你们一直这么分开。“

    “行,行,知道了,这几天我回来住行了吧。”萧穆春无奈的拿起电话,“我跟柚柚说一声。”

    穆羽把电话抢过来,“我给她打。“

    萧穆春又抢了回来,“妈,您就别捣乱了,我能打,打电话又不传染,真是。“

    如果连打电话的权利都给剥夺了,那真是没法过了。

    看他那样,穆羽忍不住笑,“不就几天吗,跟要你命似的。”

    萧穆春不理她,拿着手机进屋了。

    想着这几天都不能过去,担心向柚柚无聊,于是打算明天叫司机去把沐沐接了送过去陪着。

    那孩子懂事,向柚柚又喜欢他,让他去陪正合适。

    向柚柚正趴在窗户那看风景呢。

    冬天,外边也没什么好看的,看来看去脑子里只有一个词,萧瑟。

    平时萧穆春总在旁边陪着,她还嫌腻歪,现在他猛然间没法陪着了,虽然才过了一天,向柚柚觉得还挺想他的。

    真不经念叨,才一想他,萧穆春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向柚柚接了,口是心非的抱怨,“早上不是打过电话了吗,怎么又打,不用工作啊。”

    萧穆春在那边叹气,“哪有心思做事,就剩想你了。”

    不管真话假话,向柚柚听了挺开心的。

    “想我没有?”他在那边问。

    “没有。”

    “真的啊,你竟然都不想我,真让我伤心。”

    萧穆春努力装出一种痛心疾首的语气逗她,向柚柚不吃他这一套,“行了,我挺好的,你专心工作吧。”

    一天到晚净顾着给她打电话,像什么样嘛。

    “那我不在,你好好照顾自己啊。”

    “放心吧,我妈还有外婆都在呢,你别操心。”

    “我不是不放心吗?”

    “有什么不放心的,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别再生病了。”向柚柚提醒他,“不然,你就只能一直这样给我打电话了。”

    “你还说。”萧穆春有些尴尬,“我这次发烧属于意外情况,平时我身体好着呢。“

    “什么意外情况?“向柚柚奇怪道,”对了,那天睡前不还好好的吗,怎么起来就发烧了,好像也没着凉啊。“

    这话萧穆春没法接,原因也不好意思讲啊。

    于是萧穆春开口说别的,“柚柚,我让人把沐沐送到你那去了,陪陪你,也省得你闷。“

    “是吗,什么时候来啊。“向柚柚一下子高兴起来。

    沐沐平时上幼儿园,本来周末的时候还有空来玩儿,后来孩子对美术特别感兴趣,所以后来个美术班,周末的时候要上课,就没什么时间过来了。

    向柚柚差不多一个月没见着沐沐了,真挺想这孩子的。

    她想沐沐,沐沐也想她,人还没到楼上来,向柚柚就听到他的喊声了。

    一边叫着姐姐,一边往楼上跑,向秋怕孩子摔着,一个劲儿在后头叫他小心点。

    一看见向柚柚,沐沐迫不及待的扑过去要抱她,快碰到她的时候又赶忙刹住车了,怯怯的不敢靠前。

    “怎么了沐沐,一个月不见,不认识姐姐了。”向柚柚调侃着,以为孩子是太久没见所以生分了。

    沐沐摇头,“姐姐肚子里有小宝宝了,我怕碰坏了,所以要跟你保持距离。”

    “你怎么知道的?”向柚柚疑惑道,虽然通过电话,可她跟沐沐没说这个啊。

    “叔叔告诉我的。”沐沐笑嘻嘻的。

    他口中的叔叔就是萧穆春了,向柚柚笑问,“他不是不让你叫叔叔吗?”

    说也奇怪,沐沐第一回见萧穆春就叫叔叔,无论怎么叫他改口都不行,为了这萧穆春郁闷坏了。

    一直嚷着白疼他了,连个好听的称呼都没有。

    叫柚柚姐姐,叫他叔叔,不差辈了吗?叫哥哥多好啊,还显年轻。

    可孩子就是拧,又有向柚柚护着,萧穆春拿他没招。

    沐沐晃着小脑袋,一本正经道,“不让叫也得叫,他就是叔叔。“

    向柚柚逗他,“那你不怕他不高兴啊?”

    “先让他不高兴着吧。”沐沐小大人似的,向柚柚忍不住捏了捏他脸蛋,“调皮。”

    “姐姐,那你现在还能跟我玩吗?”

    “玩什么?”

    “我们做游戏吧?”

    “好啊。”

    孩子贪玩,以前就喜欢做游戏,不过当向柚柚同意了以后,沐沐又摇头,“还是不玩游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