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我见军少多有病 > 第865章惊天噩耗
    众人见芊默晕过去了,慌忙给人扶到卧室,太姥姥诊脉,情绪太激动,无大碍。

    过一会芊默醒了,眼睛扫一圈锁紧宁久。

    “说清楚,怎么会死的?”

    计划的那么好,怎会节外生枝?

    宁久忙堆笑解释。

    “弟妹啊,怪我话没说清楚,是死了几个,但为首的那个头目跑了啊。”

    “跑的那个长什么样,男的女的?”

    “看起来是男的,不过又好像是女的,我也不知道是男是女,身手不错,她随身带的箱子也留下了,我们都交给跟进的人了。”

    宁久的话让芊默悬着的心这才放下。

    还好,路老大没事儿,吓坏她了。

    只说宁久和诺诺上山,发现路老大那伙人后,宁久装作若无其事的,领着诺诺满山溜达,实际暗中盯上那伙人了。

    他经验丰富,知道这座山平时很少有人会过来,那伙人既不像村民又不像驴友,好几个都很凶,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一天空特娇子,一生抹不掉的印记。

    遇到这样的事儿不能当看不见,宁久跟诺诺俩人硬是拖住了这一群人,在山里跟人打游击。

    一直到己方的增援来了,为夺取芯片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双方交战中对方的人有几个当场挂了。

    宁久为了掩护诺诺腿受伤了,但总算是把东西拦下来了。

    芊默听完全过程后又确认了好几次,确定路老大没事儿跑路了,这才长舒一口气。

    于昶默送宁久出门,当着芊默面还嘻嘻哈哈,出了门脸凝重。

    “你打算瞒她到什么时候?”宁久问。

    于昶默心烦,跟宁久伸手。

    宁久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要烟。

    “你姐不喜欢烟味,戒了。”

    于昶默身上也不会有那玩意,这会闹心的很,想来一根。

    “我老婆现在怀孕,听不得刺激,能瞒多久是多久...你确定人没了?”

    宁久点头。

    “我眼见着流弹打到她头了,人当场就倒下了,我这视力你也知道,绝不会有问题。虽然剩下的人把她背走了,但想也知道...”

    在屋里说人没事儿,那是为了让芊默放心。

    芊默现在这身子是听不得这些的。

    “继续瞒着她,回头我叮嘱那边的人,不要在我老婆跟前说用不着的。”于昶默只恨命运多舛。

    宁久拍拍他,“我看你儿子出生后可以起个小名,叫多难。”

    于昶默踹他,“你留着给你自己孩子享用这美名吧。”

    多难是个什么鬼!

    不过芊默这一胎怀得,的确不安稳。

    从怀孕起到现在,不到三个月就发生了好多事,事关生死,大起大落。

    “你老婆怎么会那个人的死反应那么大?”

    小黑摇头,说不清楚的。

    如果让芊默知道路老大没了,她一定会把责任拦在她自己身上。

    如果不是她告诉上面逃跑方向,是不会出现被流弹误杀的情况的。

    路商卡笃定芊默跟她的默契,芊默也没让她失望,事情本来配合的还不错,却没想到那边的人里,早就有对路商卡不满的,趁着双方交战的功夫下了黑手,导致路商卡...

    哎。

    于昶默想到这更闹心了,只盼着芊默的孕期能够平安度过,这件事说什么都要瞒下来,等她生完孩子再说。

    如果可能的话,一辈子不说,更好。

    路老大的事儿被小黑压下来了。

    芊默以为她平安回到那边继续卧底,也曾打电话问过上次她找的那个领导,人家告诉她不该问的别问,芊默就没多想,安心养胎。

    她哪里知道,这些人都被小黑打过招呼,尽量不要刺激到她。

    麻油那边跟芊默不来往了。

    芊默去医院看麦大聪,麻油一句话没搭理她,芊默也不着急解释,等老大回来了,几个姐妹坐在一起话摊开了说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她是这么认为的。

    时间匆匆向前,大雪满地时,芊默已经安稳进入孕中期。

    她的肚子比普通孕妇小一点,就像一口小锅扣在肚子上,尽管很多老人看都觉得这是个闺女的圆肚子,但太姥姥一口咬定,就是儿子。

    小黑和芊默倒是心态平和,无论是男孩女孩都好,健康的来到这个世界上,便是一种福分。

    这些日子空气质量不太好,于昶默便带着芊默回Q市,一来是呼吸点新鲜空气,二来是年关将至,芊默娘家有几个份子要随。

    孕妇的口味会有一定变化,芊默现在还就喜欢吃婚宴那种大锅菜,刚好这次有个乡下的亲戚办桌,在农村家里摆桌,可把芊默乐坏了。

    于昶默本来只想鸟悄地宠下媳妇,领着媳妇低调回来蹭顿饭,没想到一眼被人相中他的座驾了,强征去当头车了,也是一把泪...

    芊默一家被视为上宾,请到了炕上那桌,女眷一桌男宾一桌,她挨着穆绵绵坐在女眷那桌,敞着怀露着圆滚滚的肚子。

    时不时还要看看另外一桌的小黑,看他挨着陈百川适应很好,没有适应不良,这才放心。

    同桌的陈家亲戚都知道芊默嫁的好,但这个好,到底是好到什么地步,那就不知道了,只当是个普通的有钱人家。

    同桌的堂嫂一直没给芊默好脸色看,说话也阴阳怪气的。

    芊默大体知道她为什么那么尖酸,说到底还是她内个多事儿的老爸惹的事儿,便也不跟她计较,随便她怎么说。

    席间有道酸辣鳝鱼粉丝,做得挺入味,穆绵绵看闺女爱吃就给她夹,堂嫂看芊默一直吃那带辣味的菜,便酸溜溜地说道。

    “默默还打算要二胎吧?”

    “看缘分。”其实是有这个打算,太姥姥说芊默命里注定一儿一女,等这个大点,她书也念完,就再要一个。

    芊默不跟她计较,穆绵绵听着觉得别扭。

    “你这话什么意思?”

    “也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默默婆家有钱,人家肯定想要给儿子,看她这肚子,圆溜溜的,要生闺女吧?”

    堂嫂说得幸灾乐祸的,仿佛已经看到芊默在婆家立不住脚的样子。

    这话说完,一桌子女眷都盯着芊默的圆肚子,能吃辣的,还有圆肚子...

    啧啧啧,闺女,妥妥的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