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都市小说 > 我家娘子猛于虎 > 第742章 掀翻屋顶
    羊氏是上赶着来卖好,站队来了,萧皇后转头就在当晚把事儿和永平帝说了。

    自从萧刺史死了,萧皇后流产,又‘被’陷害是对何淑妃下手的凶手,永平帝莫名地怜惜起萧皇后,觉得俩人同病相怜,居然有了些许感情。

    三五不时就到椒房殿坐坐。

    对于江夏王的投诚,永平帝皱了皱眉头。

    “他?”心里总有些抵触。

    “或许不是他,”萧皇后看出永平帝的心思了,这位被害妄想症又犯了。“也许是羊氏自己的主意,给娘家谋些福利。”

    “当初泰山羊氏也算世家大族,可王谢袁萧几个世家占据权力中心,将羊氏排斥在外,近年来除了谢家,其他几大世家纷纷陨落……这羊氏一族想必是心又活泛了。”

    “再者,江夏王已经年近六十,可他嫡子最大的也才七岁。”

    “如今乾坤已定,他再翻不出浪花,哪怕有那心,天也没给他那条件。这天下,他哪怕谋到手里,也没命传到儿子手上,何苦呢?”

    “在我看来,江夏王比淮阳王要更可用。毕竟淮阳王年富力强,威胁性更大。”

    萧皇后知道永平帝的心结,给他掰开了揉碎了讲。

    至少永平帝没把淮阳王给放出去,任徐州刺史,在萧皇后看来是个正确的选择。

    历来造反,要么天怒人怨;群雄纷争,要么宫廷政变,有身份有血统,像萧司空那样的人,权势再大,没个三四代的经营,都不敢轻易篡位称帝。前几年天下大乱,萧司空都没起造反的心思,至少在她看来。这一世都不可能了,那是最佳时机。

    “江夏王年纪大了,想来也是看不惯谢萧两家独大,皇室反而势微。于是便差羊氏进言,一则以避嫌,二则是……顾着脸面,怕让皇上当面给怼了吧。”

    永平帝听了是句句在理。

    再看萧皇后,那就是贤内助啊,内秀啊。

    端庄,贤良。

    “父皇为朕挑了你做皇后,是朕之幸,多亏有梓童处处为朕着想,参谋。”

    “陛下不嫌我多嘴便好。”萧皇后叹:“其实,我也是犹豫,这话该不该我说。可既然你我为夫妻,哪怕惹陛下不快了,该我说的,我还是要说。毕竟江夏王提了一种更好的选择。”

    永平帝苦笑:

    “朕知道,诸皇室成员都对谢家有抵触,可你不能否认谢家的功绩。于朕,于大梁,那绝对是有功的。”

    “那是,哪怕是我家亲戚,我也不能偏颇的为了避嫌而否认谢家的功劳。至于于陛下登基,无论萧家还是谢家都是有汗马功劳。江夏王也好,淮阳王也好都是有各自的打算……”

    “陛下平衡用人便是。”

    永平帝一拍巴掌,“梓童懂朕,朕就是想打个平衡,不想哪家独大。都是有用之人,没必要一竿打死,那以后谁还敢为朕卖命,为大梁卖命。”

    萧皇后点头,就这一点说到点子上了。

    也不继续往深了说,永平帝不是傻的,他本身做的也都是处处牵制谢家的举动。

    她看得出,谢家看得出,难道江夏王那老狐狸会看不出来?

    趁这时机出来,可不就是给媳妇娘家谋好处,拐着弯的为嫡子将来保驾护航?

    都心照不宣了。

    帝后两人说着话,就带到了后宫的众多佳丽,赵婕妤和陆美人身子越发的沉重,萧皇后早免了两人的请安,可这俩人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怕怠慢了萧皇后,每隔一阵子初一十五去寿康宫给太皇太后请完了安,还要再到椒房殿来见萧皇后。

    搞的她是见也不是,不见也不是。

    “她们可能没甚见识,怕怠慢了你。”永平帝笑道:“你是皇后,她们来,你想见就见,不想见就打发了便是。”

    萧皇后摇摇头,看着永平帝欲言又止。

    “梓童有话但说无妨。”永平帝道:“咱们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萧皇后沉吟片刻,“陛下可知那陆美人望风而投的,正是前阵子才落了胎的齐德妃之下?而那陆美人则被褚贵妃纳入麾下……我只怕有心人刻意栽赃,万一在椒房殿弄出个什么事故,我是有嘴也说不清的。”

    永平帝闻言都呆了,后宫还有这么多操作性吗?

    怎么比前朝也不遑多让?

    居然也被世家那些个妃嫔都给拢住了?

    萧皇后满脸愁苦:

    “在宫外,齐家与何家四处散播我毒害妃嫔的谣言,在宫里,除了潘贤妃在寿康宫一心养胎,何淑妃一尸两命而亡。齐德妃也好,褚贵妃也好,各世家的势力从不曾停止渗透后宫。”

    “我孤身一人,独木难撑,陛下与我,又何其相似……”

    “所以,有时明知有些话我不该说,不是我的立场该说的,我还是忍不住要说。”

    永平帝一把握住萧皇后的手,重重的点头,一句一句都打到他心坎里去了。

    就是这样,他们的境遇何其相似?

    “你别说什么独木难撑,咱俩联起手来无论哪个都不再是孤单的。前朝朕自有计较,后宫你就放开手脚去管,正所谓乱世用重典,沉疴用猛药,但凡哪个起刺不服,你就杀一儆百,以儆效尤。后宫悉数交给梓童……你手边没有得力的人手不重要,重新培养就是,朕就不信重赏砸下去,砸不出几颗忠心来!”

    萧皇后犹豫着点了点头。

    永平帝:“朕相信你。我相信你。”

    “愿我,不负陛下所望。”萧皇后低头一叹。

    在永平帝看不到的角度,萧皇后嘴角诡异地勾起弧度。

    不是都算计她吗?

    都不想把后宫势力布局摊在台面上吗?

    她非要摊开来!

    ###

    永平帝接受了萧皇后的进言,没几日便下诏宣侨居平原郡的羊家嫡长子羊凤明进建康城,在经过吏部的层层核实下,获封黄门侍郎,仅仅两个月又加封了散骑员外郎。

    谢显就眼看着永平帝的调任,没有丝毫作为。

    他的全副心神都在后宅,萧宝信身上。

    上一次产子是被蔡袁氏给撞早产了,早了大半个月不止,这一回明明腊月中下旬就该生了,生生拖到了年关将至,把谢显给急的嗷嗷直叫唤。要不是家里的薛医生,众医女,产婆子,还有从太医院请来的院判都认准了无碍,谢显就快把屋顶给掀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