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其他小说 > 网游之剑刃舞者 > 第二千九百四十九章,造反
    发泄了一通之后,冷静下来的绵月老头便是一阵自言自语,“不行,绝对不能让其他人先一步找到那个杀手!”

    瀛洲那边呢?瀛洲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那家伙找到杀手了没有?一想起瀛洲之前在大会上的嘴脸,绵月老头便一阵火大!王八蛋!暗杀蓬莱山青叶的事情你也有份,而且那杀手还是你的人,一旦杀手被逮住了,你也别想好过!

    想到这儿,绵月老头便联系起了瀛洲家中的管家,没多久,瀛洲的管家便到了密室中联系上了绵月老头。

    不等管家向自己请安,绵月老头便有些不耐烦地说道:“瀛洲那老匹夫有什么动静没有?”

    管家连忙道:“他回到府上后,脾气变得很差,发了一顿脾气后,便召见了卫罗,说是让他带人协助阿望去了。”

    听罢,绵月老头便冷笑了起来,“看来这老匹夫也没有找到那个杀手,现在时间就只剩下一天,一天后,我倒要看看那老匹夫能玩出来什么花样!”

    只是一想到对自己来说,也只剩下一天的时间,绵月老头脸上便挂不住笑意,颇为烦躁地对管家说道:“你继续留意瀛洲的行动,一旦他有什么特别的行动,立刻向我汇报!”

    “是!陛下!”

    结束了和管家的通话之后,绵月老头考虑一阵,到底是联系上了绵月长戌,如今绵月长戌那边已经是他最后的指望了,算上今天,绵月长戌已经在月兔区待了十三天,十三天的时候,大半个月兔区应该都已经被他的炸弹所覆盖,回头自己再找瀛洲一块联手拖上个三两日,便足够将炸弹铺遍整个月兔区的了,到时候就算找不到那个杀手,也已经无所谓了!月兔区都没了,看你们还能查出来什么!

    通讯画面很快接通,正要开口询问绵月长戌任务情况的老家伙却是一愣,因为画面中的绵月长戌正小心翼翼地躲在岩石后方。

    好用的陷阱,一点儿不用觉得老套,能把猎物坑死的陷阱便是好陷阱,谁还管这陷阱是不是用过的!再说,绵月老头这不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陷阱么!

    “什么事情?”林铮所伪装的绵月长戌小声地问道,“能回头再说么?我正盯着那个杀手呢!”

    绵月老头听得双眼便是一亮,忍不住便叫道:“你找到那个家伙了?!”

    话音刚落,“轰——”地一声便猛然想起,顿时屏幕中便迸现起了一片火光!见到这一幕,绵月老头立刻便是一阵暗骂,该死的,竟然忘了那边是什么场合!

    “杀了他!别让他跑了!”绵月老头大声怒喝道,他对绵月长戌可是相当有信心,刚才那种程度,对绵月长戌来说根本构不成任何的威胁!

    才说完,视野中的火光便被撕开,顿时全副武装的“绵月长戌”便映入了绵月老头的视野中,随之“绵月长戌”提起火神炮便是一轰,一颗金炮弹便朝前方轰了过去。而后绵月老头便看到,一个提着火神炮的家伙飞快逃掉了!

    “轰——!”炮弹引发了猛烈的大爆炸,将“绵月长戌”自己都给震退。绵月老头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因为通过屏幕上的视角他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个提着火神炮的家伙,他跑了!

    “绵月长戌”没有迟疑,立刻便提着火神炮追杀而去。然而,那逃跑的家伙脚上闪烁着月色的光辉,在月面上闪烁得相当之快,一次次地避开了“绵月长戌”的炮击,让作为旁观者的绵月老头看得那是肝火大动!

    那毫无疑问是蓬莱山家的踏月靴,和蓬莱之月一样,都曾是蓬莱山青叶的所有物,装备上那东西,便能得到月光的庇护,只要是月光照耀的地方,装备者便不会受到任何的束缚,并且速度将会得到巨大的提升!

    不行!那个该死的杀手拥有踏月靴,再这样下去的话,会让那家伙逃掉的!

    绵月老头猛地便站了起来,大声喊道:“咬紧那家伙,我马上就到!”

    “不用了,我一个人能行!”

    “你少废话!”绵月老头暴躁地骂了一声,旋即便召唤出了一件碧绿的剑型法宝,等老家伙给吸收进了法宝中之后,那法宝顿时便绽放出了碧绿的光辉,随之便从窗口飞射而去,以惊人的速度飞向了远方。

    月都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功能的法宝,像绵月老头正使用的这种,虽然只能用来进行飞行穿梭,但是它的速度是真个快,乃是月都的招牌产品之一!绵月老头所使用的这个还是原典,各项性能都是顶尖的,速度尤其的快!从绵月家赶到月兔区,前后不过花了十秒不到的时间。

    在抵达了月兔区之后,绵月老头依然没有降低法宝的飞行速度,直接便穿过了月兔区,进入了荒芜地带,直奔“绵月长戌”所在的方位冲了过去。

    很快,老头子便发现了炮击产生的爆炸火光,顿时便从法宝中飞了出来,惯性飞行中,老家伙伸手便抓出来一杆金色的长枪,伴随着其神力涌出,那长枪上便窜动起了一道道金色的雷电。片刻,老家伙暴喝一声,猛地便将手中的长枪投射了出去,脱手而去的长枪立刻便化成了一道金色的雷霆,直奔逃窜中的那道身影飞了过去!

    “给我死——!!”在绵月老头的怒吼中,金色的雷霆瞬间便贯穿了杀手的后背,下一刻,凝聚于长枪上的力量具数爆发,“轰——!”地一声巨响,金色的雷光便冲天而起

    ,并不断地向四周肆虐而去,毁灭性的能量轻而易举地将坚硬的月面化为齑粉!

    亲眼看到目标在雷光中灰飞烟灭,绵月老头脸上顿时便露出了狰狞的笑容,现在彻底的死无对证,蓬莱山啊蓬莱山,回头我倒要看看,你能给我一个怎么样的说法!

    这个时候,“绵月长戌”已经躲避到了一旁,看着依然在狂暴肆虐的雷光,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回过神来的绵月老头见状,这就降落了下去,成功干掉了杀手的现在,他的心情相当的愉悦轻松,这次“绵月长戌”立了大功,不过他的任务尚未全部完成,需要下去嘉奖鼓励一番!

    恩,对林铮来说,最好的嘉奖,就是这老头子的脑袋了!

    “哗啦啦——!”金色的锁链骤然间从虚空出现,将猝不及防的绵月老头给捆成了粽子。绵月老头毕竟是一个老牌的强者,对付他,林铮可不敢像对付绵月长戌那样,必须得做好万全的准备,他才会行动,而锁龙阵,便是献给绵月老头的第一道菜。

    惊怒中,绵月老头目眦欲裂地朝林铮瞪了过去,“小畜生!你要做什么?!”

    “我呸——!”话音一落,林铮便解除了自己的幻化,模样恶劣地迎向绵月老头的目光,“看清楚了老王八蛋,是你小爷我,你家那个小畜生,早就让我送他去和儿子作伴了!”

    一看到林铮的嘴脸,绵月老头嘴角顿时便有血痕滑落,这是真给林铮气得吐血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这只该死的地上猴子?!这一刻,老家伙脑中便闪过了万千个念头,究竟是什么时候,这只地上猴子究竟是什么时候来到月都的?他究竟都做了些什么?!

    思绪没能在一瞬间理清,但是一个事实却清楚地摆在绵月老头面前,他被自己所鄙夷的地上猴子,给耍了!

    “狗东西,老夫要将你碎尸万段!!”

    在绵月老头的怒吼中,林铮嫌恶地掏了掏耳朵,而后嘴脸恶劣地说道:“行了吧老头子,翻来覆去的就那么两句狠话,我听都听腻了,需要我这只地上猴子教教你什么叫狠话吗?”

    话音刚落,绵月老头的身体便迸发出了一片金光,顿时束缚住他的锁链便快速地崩断。不过这样的力量完全不够,他崩断了多少锁链,便有更多的锁链束缚到他身上。

    而另一边,林铮虽然嘴上说得轻佻,行动起来可是一点儿含糊都没有。伊比丝和四娘的炮击已经准备完毕,小默和琉璃的攻击蓄势待发,蒂法的弓已经开到了最大,那灿若星辰的箭矢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白炽的雷龙盘绕在有希四周,杀气腾腾地锁定着绵月老头,只待有希念头一动,便会扑上去。

    在这重重攻击的锁定下,就算是绵月老头这种老牌的强者,也是给吓得通体冰凉,歇斯底里的的咆哮中,他爆发出了更为强悍的力量,甚至不惜引爆身上的装备,以此毁灭束缚在他身上的锁链。

    就在这时,七彩的宝光猛然绽放,让挣扎中的绵月老头都颇为震撼!放眼望去,便看到了那一大片绽放着宝光的宝物,以及操纵着这些宝物的人,蓬莱山辉夜!

    绵月老头差点儿就让辉夜失去了母亲,事实上,若非林铮冒险改变了历史,她的母亲已经没了!深仇大恨在身,碰到这种报仇雪恨的大好机会,辉夜岂能放过!

    “老混蛋,今天就是你付出代价的时候了!”辉夜话音一落,被她所操纵的宝物便猛然汇聚到了一块,随之爆发出了宏大的气势!

    看到辉夜出现的绵月老头大为震怒,不给他废话的机会,辉夜大喝一声,那聚合于一体的宝物顿时便轰出了灿烂的霞光!下一刻,其他人早已蓄势待发的攻击,相继释放,霎时间,各种能量所形成的毁灭性攻击,便直奔着被束缚的绵月老头轰了过去!

    在这恐怖的能量碾压之下,月面的空间壁垒片片崩碎!看着碾压空间的攻击直奔自己袭来,绵月老头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咆哮,他于刹那间崩碎了身上大量的装备,以此粉碎了所有束缚他的锁链!可惜,他到底是迟了一步,不等挣脱锁链的他做出防御准备,已经汇聚到一点的攻击便轰到了他身上!

    “轰——!!”

    宛若开天辟地一般的巨响在月面上回荡而起,随之强大的冲击波便向四方席卷而去!高耸的山峦才刚接触到冲击,瞬间便化为砂砾,喷发中的月光喷泉直接溃散,月色的光华伴随着冲击散溢向四面八方。月兔区边缘的人群正纳闷着发生了什么状况,结果下一刻,冲击的余波便席卷而来,伴随着阵阵惊惶的大叫,大片的人群便给掀飞了上天。

    大爆炸中心的附近,在巽的结界保护下,众人安然无恙地抵挡下了大爆炸的冲击,就是保护他们的结界已经是岌岌可危了。

    “啪——”地一声,结界到底是报废了,顿时一个个便长长地吐了口气,没想到联手攻击的威力竟然会如此惊人啊,哪怕绝大多数的能量都宣泄在混沌空间中,散溢出来的那一部分,也差点儿将他们给一锅端了。

    不过,“还没完呢!那老家伙还活着!”对林铮他们来说,有没有拿到经验,便是确定目标生存状态的最好证明,

    鲨鱼一阵感慨:“那么猛的攻击竟然都没有要了他的命,这老家伙也太结实了吧?!”

    “别感慨了!赶紧的,拉上你过来,就是为了当保险呢!

    ”

    鲨鱼听罢便是一笑,二话不说的便端起了mk-3。七转的弹药师拥有看穿一切障碍的“歼灭眼”,前方那依然翻滚肆虐的能量对他来说,根本无法构成任何的障碍!伴随着绯红的十字道纹从鲨鱼眼中浮现,视野中那翻滚的能量瞬间便化为透明,随着视野不断地延伸,顷刻间,鲨鱼便捕捉到了爆炸中心的绵月老头。

    此时的绵月老头已经相当的狼狈,一身华丽的装束变得破烂不堪。在内部那种混乱的能量环境下,老头子连将自己的月皇钟召唤出来都做不到,只能不断地以神力维持着残破的屏障,以此减少四周的能量对他造成的伤害。

    就在鲨鱼的视野锁定了绵月老头之时,老家伙心有所感地将眼睛一瞪,布满了血丝的眼睛凶戾地迎上了鲨鱼的视线。

    这还挺精神的么?鲨鱼嘴角微微一弯,随之“歼灭眼”便锁定了绵月老头的眉心。

    “砰——!”

    火舌从枪口喷溅而出,下一刻,爆炸中心的绵月老头便向后一仰,他的眉心,出现了一个寸余大小的血洞。

    啧!“果然比他儿子强多了,一枪打上去,连他的脑袋都没能打穿。”

    话音刚落,爆炸中的绵月老头猛地便将脑袋甩了回来,霎时间,凶戾的面孔便迸发出了黑红色的气息,伴随着左腿崩碎,老家伙就像是得到了推进力的火箭一般,凶悍地从大爆炸中突围而出,并以惊人的速度直奔林铮他们所在的位置俯冲而下!

    “叮——”

    洁白的冰晶触碰到了绵月老头的剑尖,顿时便崩碎成无数的冰屑。在老头子惊怒的表情中,他的身体就像是慢动作一般,缓缓地将剑刺向鲨鱼。

    下一刻,天地便化成了一片冰原,绵月老头斜着目光向一旁望去,便见林铮摆开了架势,身上散发着一股凌厉而冰冷的剑意,并且那剑意,还在不断地提升之中!

    迟了!太迟了!这时候再想要做出任何的防御,在寒冰炼狱的干扰之下,也已经无法成功,这一刻,绵月老头只能发出了一声极为暴怒而不甘的怒吼:“地上猴子——!!”

    余音未落,一抹蓝光已经从他的项间一闪而逝,随着林铮收刀还鞘,老家伙的脑袋就这么掉了下来,在地上滚了两圈之后,老家伙目眦尽裂地紧盯着林铮,“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地上猴子!!”话毕,便彻底没了声息。

    林铮听得眉头便是一皱,奇怪,这的确是老家伙的本体没错,可是现在斩杀了他之后,林铮却有一种莫名的不真实感,总感觉,自己就好像只是斩了一块木头一样。

    “没有——!”小舞忽然吃惊地大叫了起来,“没有看到这个老家伙的游魂,怎么回事儿?”

    诶——?!

    众人顿时便惊呼了起来,怎么会没有呢?这人都已经被他们给干掉了,瞧瞧,尸体就在眼前呢,血还在流个没完,不是傀儡冒牌的!

    “真的没有!”小舞已经将破妄眼强度激发到最大,但依然看不到任何游魂的痕迹。

    听罢,林铮便神色难看地喃喃自语了起来,“这下麻烦了!”

    月都的瀛洲府中,替身傀儡所伪装的瀛洲走到了庭院中,抬头望去,便见远方有火箭一般的东西冲天而起,下一刻,刺耳的警笛声便在月都各地回响而起,不多时,瀛洲的一名心腹便匆忙地来到了面前,单膝跪下便喊道:“家主大人,方丈大人发来紧急召集令,绵月家,造反了!”

    听罢,林铮便缓缓地点了点头,“知道了,传令下去,瀛洲家所有战斗人员,立刻前往方丈大人麾下待命,一切听从方丈大人指示行动。”

    那部下听得顿时便瞪大了眼睛,眼中带着强烈的疑惑望向眼前的家主大人,虽然家主从来没有明说过,但是,他们瀛洲家,不是和绵月家同一方的么?

    “绵月那个老匹夫,已经翻不了身了!”林铮淡淡地说道,听罢,部下眼中的疑惑立刻便消散不见,恭敬地低下头应道:“是!家主大人,属下这就将您的命令传达下去!”

    等到部下离去,林铮这就无奈地叹了口气,都已经有所提防了,却没想到,最后还是演变成了这样的局面。

    对于解决掉绵月老头,林铮完全不担心!丰姬和依姬姐妹俩,早在林铮来到月都之前,便已经瓦解了绵月老头手中的大量兵力,在林铮抵达之后,利用千华所提供的情报,更是逐步地控制了绵月家的部分骨干力量。而后在“蓬莱山青叶被暗杀事件”发酵的时候,姐妹俩更是猛然发力,利用月都的舆论环境和对“叶子侠”的信仰,进一步瓦解了绵月老头手中的力量!

    自从林铮来到月都之后,绵月老头便一直给林铮牵着鼻子走,这段时间以来,根本没什么时间去留意军队的变化,以至于在他全然不知的情况下,手中所掌握的兵力,已经给丰姬姐妹俩侵蚀得千疮百孔!不少军中的骨干军官依然是绵月老头的死忠,但也仅限于这些军官了,绝大多数军官麾下的兵员,已经全部被丰姬姐妹俩收编,绵月老头发出造反的命令之后,这些军官根本就指挥不动麾下的兵士!

    但是,时间还是短了一些,尽管丰姬和依姬已经非常努力了,但还是无法完全策反绵月老头的部下,如今绵月老头这一造反,双方必定会爆发激烈的冲突,届时还不知道得死多少人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