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修真小说 > 长生天阙 > 第八百八十七章 我辈之修
    “这就是上阳李家一脉的族长?!”

    王长生看着从柱子之中走出来的中年人,暗暗戒备起来。

    在此人身上,王长生感受不到任何气息,却能察觉到危险,能够从柱子里面走出来,自然不是普通人,只能说明,这位族长的修为之高,已经超过了王长生的想象。

    “尊境强者?”

    王长生心中凛然。

    王长生没有说话,因为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没有放在王长生身上,而是放在了李福生和族长身上。

    可让王长生意外的是,族长看了一眼李福生之后,并没有多说什么,除了叹了一口气,反而是转过身体,对着王长生躬身一礼!

    “这...”

    见此情况,王长生没有丝毫犹豫,微微侧身,免收这一礼。

    上阳李家一脉的族长见到王长生这番做派,并没有多说什么,也是微微一笑。

    “族长,收手吧!”

    李福生没有理会王长生和族长之间的猫腻,叹了一口气说道:“逝者已逝,不如就让他们安息吧!”

    族长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李福生。

    “族长!”

    李福生的语气,不由得加重了一分。

    “李福生,你是我上阳李家难得一见的天才!”族长看着李福生,神色莫名的说道:“千年之前,你就是我上阳李家一脉的族长继承人!”

    “可是,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事情!”

    “你对得起上阳李家一脉对你的培养吗?”

    “你对得起吗?”

    族长的语气非常平静,完全没有斥责的意思在内,但是,就是这种平静的语气,让王长生听得有些胆战心惊。

    看了一眼李福生瘦骨嶙峋的样子,王长生很难想象,这样一个滚刀肉,在千年之前,竟然是上阳李家一脉的族长继承人?!

    王长生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被刷新了。

    李福生那种脾性,的确不像是一个统领者,却被定为了上阳李家一脉的继承人,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李福生的修炼资质,已经达到了其他族人难以企及的地步。

    别看上阳李家一脉修士数量不多,但却是实打实的大族,每个生下来的族人,因为血脉的原因,都是天资聪颖之辈,李福生能够脱颖而出,就足以说明李福生的优秀了。

    “对得起!”

    李福生铿锵的说道。

    此刻的李福生,可能是缓过劲来了,说话也不再虚弱了。

    “我辈之修,可乱战天下,亦可逆天而行,心性自然洒脱,若是连此都做不到,如何能够冲击更高的境界?”

    “我李福生,志不在一族,而是临顶藐视天下!”

    “这,才是我李福生应该走的路!”

    ...

    李福生每句话,都说得铿锵有力,完全不像是一个重伤之人。

    “胡闹!”

    族长听完李福生的话,口中立即传出一道愠怒之声。

    嗡嗡嗡...

    族长的话,引动威势,连空气都开始颤栗起来。

    王长生忍不住后退几步,证实了心中的猜测,这位族长,绝对是强者之中的强者,是不是尊境强者王不确定,但是王长生可以确定的是,一旦交手,自己不是一合之敌!

    哪怕是祭出火凤真身和浪沧剑,也绝对不是对手!

    反而是李福生,抬起头,眼神灼灼的看着族长,睁开了另外一只眼睛,一只全黑色的瞳孔。

    “你?”

    见到李福生全黑色的瞳孔,就连族长,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你竟然练成了阴阳瞳?”

    族长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拜你所赐!”

    李福生点点头说道:“这三根柱子,不仅仅供奉三位老祖,每一根柱子里面,都有一门强大的术法!”

    “你在柱子里面,不正是在领悟其中一门吗?”

    这三根柱子的秘密,对于上阳李家一脉的高层而言,并不是什么秘密,李福生在没有继承族长之位之前,也不知道其中秘密。

    也正是因为知道了,李福生才被钉在了柱子上面。

    “你的天资,的确可怕!”

    族长神色莫名的看着李福生。

    三根柱子里面,有大秘密,上阳李家一脉的族长没有想到,李福生被绑在柱子上的这些年,竟然领悟了其中一门术法!

    阴阳瞳!

    这门术法的强悍,族长不清楚,因为这么多年,没有人能够领悟其中术法,哪怕是族长自己,在柱子里面领悟了数千年,也没有多大收获。

    可这是祖宗留下来的东西,能够成为传承之物,绝对不简单!

    听到此处,一脸懵逼的王长生,算是了解了一些事情,只不过,依旧还是懵的,因为现在所说的这些,与李福生被钉在柱子上毫无关系。

    “阴阳瞳,其中一个功效,就是能够打开这三根柱子!”

    李福生说道。

    “绝对不可以!”

    族长听到李福生的话,神色立即就是一变,脸上也不再淡定了。

    因为,族长知道李福生这话里面,是什么意思!

    柱子,不能打开!

    “为什么不可以?”李福生的语气,也开始愠怒起来:“这三根柱子,这些年来,吸收了我上阳李家一脉多少精血,难道你们不清楚吗?”

    “每隔百年,就有族人丧命在此,你们继续这样做下去,上阳李家一脉,迟早会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之中,沦为和上古遗种一样的后果!”

    “不可能!”

    族长立即打断了李福生:“休要危言耸听!”

    “这三根柱子,是上阳李家的根本,只要这三根柱子不倒,上阳李家一脉就能亘古长存!”

    族长顿了顿,继续说道:“再说了,即便是上古遗种,也有侥幸活下来之修!”

    “我上阳一脉,本就避世而行,与上古遗种完全不同,如果我再从你口中听到这种言论,休怪把你逐出上阳一脉!”

    “呵呵...”

    听到族长的威胁,李福生口中传出冷笑:“我连死都不怕,还怕逐出上阳一脉吗?”

    “族长,难道你觉得,我发现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对上阳李家,还会有归属感吗?”

    “我只是心疼,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族兄还没有死,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李福生指着最左边一根柱子,上面还有一具干涸的尸体。

    “当时族兄给我说,生是上阳人,死是上阳鬼...”

    长生天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