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玄幻小说 > 冰与火之魔山 > 0595章 财富既生命
    轰!

    企图偷袭卢克的小工双手捂住脖子栽倒在血泊中,身体和四肢不停的抽搐,显然不能活了。卢克手持双短剑,一身血污,杀气逼人。

    叮当!

    老板手上的短刀掉在了地上。

    四名店铺佣工被全部吓傻。

    劳佛尔老人家更是震惊得眼珠都无法转动,呆如木鸡!

    这穷酸小子是简妮夫人的贴身侍卫卢克?简妮夫人,魔山公爵的夫人,这小子竟然是夫人的侍卫?!

    昨天凌晨,劳佛尔就来银行大门前排队,这穷酸小子也很快来到,和他一样穿着又破又旧的衣服,一副穷人模样,他怎么会是简妮夫人的贴身侍卫?!

    简妮夫人有两名贴身女将军,西境闻名,勇猛无敌,一个是来自塔斯的布蕾妮将军,一个是被称为公牛的泽丽格尔达,两个女将比一般的骑士都更高大强壮,和最强壮的男骑士相比也毫不逊色,这个卢克,是这两名女将手下的战士?!

    只是,简妮夫人的侍卫,何等地位尊贵,怎么会穿得像个穷酸小子一样的混在街头?!

    劳佛尔老人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这家面粉店的,他感觉一切都如在做梦。当他走到种子店里购买种子的时候,他还感觉自己每走一步就好像踩在棉花堆里。

    面粉老板卖给了他一袋面粉,并且本是不收钱的,但卢克希望老板按照市价正常买卖,老板就接受了劳佛尔老人家的一张花纸,并为老人家选了一袋最上等的细白面粉。

    四名店铺佣工把同事的尸体拖进了后院,并迅速的打来水,一声不吭的把地面冲刷得干干净净。

    卢克在街道店铺杀人,街道外面人来人往,有人目睹到这里的血腥,立即报告了街道巡逻的克里冈士兵,两名克里冈士兵赶到,但是看不他们的神情,并不认识卢克。

    原来是卢克的脸上化了妆容,改变了他的外貌。这种能改变自己外貌的本事令劳佛尔老人家感觉如巫师的黑魔法一般。

    卢克向两名克里冈士兵表明了身份,他吩咐两名克里冈士兵看守住大门,放下布帘,不许外人进入。

    卢克就在柜台里面脱下了血衣,换了一身佣工的干净衣服,他接着要老板做他的眼线,向他报告这条街道上任何不肯接受纸币交易的商家老板,面粉老板不停的点头答应,恨不得把刀插在心口向卢克侍卫发誓证明他对简妮夫人绝对的忠诚和对卢克侍卫绝对的听话。

    卢克吓破了面粉老板的胆!

    劳佛尔老人家都不知道卢克是何时和他分的手,也不知道后来卢克和面粉老板还说了些什么,总之,老板和卢克在柜台后面,卢克说话老板就拼命点头,面无血色。卢克一个变化的眼神一个拔高的语气,那老板就吓得胆战心惊,身体一直在轻微的发抖。

    数天后,兰尼斯港城,奥德伯爵主堡大厅。

    代理城主班克罗夫大学士坐在高位,大厅的右边站着好几位富商。他们都是城市里实力雄厚的商人,世代居住在此,开枝散叶,子孙众多,在兰尼斯港城市里拥有很多房产,他们的生意涵盖香料、啤酒、面粉、小米、绸缎、玻璃、铁艺、胭脂水粉、药材布匹等等诸多方面。

    “大学士,我的香料店铺的经理昨天被一个叫做卢克的人给杀了。”为首的香料商人米尔恩尔文第一个说道。他的情绪稳重平和,并没有因为旗下的一个香料铺经理被杀而愤怒。

    “卢克?他是谁?雇佣兵?”班克罗夫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学士大人,卢克是简妮夫人的一名贴身侍卫。他乔装打扮成一个穷酸小子,身怀利器,出入市井,一言不合就出手杀人,残忍无情。”

    班克罗夫一怔,据他了解,简妮夫人的贴身侍卫中,并无卢克这个名字。但夫人的贴身侍卫团如今已经有两百人,很多新的侍卫他并不认识。

    “卢克为何会杀了香料店铺的经理?”班克罗夫端正坐姿,放缓了语气。

    “学士大人,我的经理人并不知道简妮夫人推行银行纸币的事。有人拿着银行纸币来购买香料,被他拒绝了。这个人身边跟着一个穷酸小子,大家都以为那小子是客户的小跟班,谁知道他是简妮夫人的贴身侍卫卢克。我的经理斥骂卢克多管闲事的时候,他就抽出短剑一下子杀死了我的经理。他的剑从我经理人的嘴里刺了进去,学士大人。现在我的香料店铺已经关门,佣工们都吓得不敢再去做事了。”

    班克罗夫沉吟了好一会:“米尔恩大人,我记得你来参加过简妮夫人召开的银行纸币会议,你的香料店铺的经理人为何会不知道夫人的命令?”

    “学士大人,我开完会议后去了西城港口验货,这一检验就是好几天,我忘记了向香料经理告知银行纸币的事务。”

    “米尔恩大人,夫人开会的时间都过去一周了,你本该一回去就召开旗下店铺的管理人会议的。”

    “是的,学士大人,那是我业务上的疏漏和失误,但简妮夫人的侍卫不能就此杀掉我的香料经理。在西境,杀人犯法,就算他是简妮夫人的贴身侍卫,也该被抓起来。”

    班克罗夫耸耸肩膀:“米尔恩大人,你是真的打算让我派兵去抓卢克侍卫归案吗?”

    米尔恩尔文顿时脸色尴尬,他的语气很无奈:“大人,我当然知道你不派兵去抓卢克侍卫并不妥当,但是我想说的是,克里冈银行发行纸币来代替金龙和银鹿还有铜星,这其实是在攫取所有西境人的财富,格雷果大人损伤的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利益,而是整个西境所有人的利益,也包括大人的兰尼斯港的利益。”

    另一名富商走出队列,言辞激烈:“城主大人,魔山印制一些简单的纸张就能换走我们的金子和银子还有黄铜,这就是公然的抢劫,他在抢劫全西境的贵族、商人、农民、猎人、渔夫、女院等所有人的财富,我们不能任由魔山如此攫取下去。”

    又一名富商也走出来,大声说道:“学士大人,如果我们无法阻止魔山的银行纸币的发行,那么,只要魔山高兴,明天就可以印制一大堆纸币,然后买下整个兰尼斯港。”

    “兰尼斯港城的兰尼斯特家族也是银行的老板,我不会让魔山那么做的。”班克罗夫涩声说道。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只要魔山高兴,想印多少纸币就印多少纸币,然后来购买市面上所有的一切商品。但是谁能阻止魔山这么做?

    自从魔山斩首凯冯的消息传到西境,整个西境震动,兰尼斯特家族在西境几乎已经不存在权势方面的影响力了,数百年效忠兰尼斯特的古老贵族们也纷纷倒戈,主动去克里冈村亲近简妮夫人,送金银珠宝,刻意向魔山示好,就差跪下来宣誓臣服了。

    不久,铁群岛被征服的消息传到西境,西境人人振奋,莫阿山声威如天空中正午的太阳照耀着西境。从古到今,铁群岛没有被西境人征服过一次,魔山创造了奇迹。

    魔山军威日盛,权势日盛,在西境,谁能阻止魔山在西境推行银行纸币计划?班克罗夫认为,只有一个人能阻止,那就是魔山自己!

    “学士大人,您不能阻止魔山的纸币计划。”又一名富商说道。班克罗夫一看,是城市里的贵族梅汉弗莱。梅汉弗莱是兰尼斯港的男爵,家族长期倚靠港口做生意,是兰尼斯港城里的巨富。

    梅汉弗莱缓缓说道:“学士大人,我已经知悉,魔山在宣布无偿借贷给穷人钱币的时候,大人您悄然撤回了兰尼斯特家族的大部分资金,仅留下了一小部分钱在银行里,大人其实内心是怕无偿借贷大亏,想和魔山切断银行的联系吧。“

    梅汉弗莱的人脉交际很广泛,商人和贵族中通吃,这么隐秘的消息他能知道也不奇怪。

    班克罗夫看着这一堆富商,商人中其实很少有贵族,但是商人和各大贵族的关系都很不错。像梅汉弗莱本身就是贵族家族。这些富商们集合在一起,他们每一家的私人雇佣兵数目或者数十人或者上百人,全部集合起来也有数千人的军事力量,很多佣兵还来自狭海对岸,一些拥有多艘贸易船的富商还聘请了一些剑术很好的骑士做贴身侍卫。

    “梅汉弗莱大人,你的消息并不准确,兰尼斯港的兰尼斯特家族现在依然是西境银行的老板之一。银行不会滥发纸币,这点我可以向各位保证。”

    “那样就最好了,大人,我们可以不反对魔山大人的纸币计划,但无法接受简妮夫人强行推动的银行纸币计划。卢克侍卫在集市上杀死的人并不只有米尔恩尔文大人的一名香料经理,他已经杀死了好几个拒绝接受纸币交易的店铺老板。大人,卢克侍卫在破坏兰尼斯港的律法威权。”

    “梅汉弗莱大人,你认为谁能和简妮夫人开战?”班克罗夫很慢很慢的说道,”如果不是魔山和克里冈军,我们的兰尼斯港已经被鸦眼大军洗劫一空,你们的店铺和财富,家族女眷们也全部被抢光了。各位,想想就在不久前,谁为你们挡住了铁种和海盗们的劫掠杀戮?就在数天前,是谁征服了铁群岛?让铁种们臣服!从此,你们的贸易船在落日之海横行无忌,再也不用担心铁种们的抢劫和袭击。“

    班克罗夫无法对付魔山和简妮,他就只能尽力安抚这些商人和贵族。

    “我们没有忘记魔山大人的恩德和功劳,我们也并不敢向简妮夫人开战。”梅汉弗莱男爵说道,“但简妮夫人如果强制推行纸币交易,我们担心刚刚和平下来的西境会因此大乱,到最后,所有贵族、百姓都会起来反对魔山和简妮夫人,结果对魔山大人和简妮夫人也是不利的。我们希望学士大人能委婉的表达一下我们的意见,我们愿意选出几个代表去和简妮夫人谈谈,找到一个令双方都满意的办法。”

    班克罗夫发觉自己低估了商人们的意志和决心!

    触犯到了商人们的利益,这些商人们表现出来了非凡的胆量,这令班克罗夫心里震动。

    和简妮夫人谈谈,这其实需要很大的勇气和胆量,也许还会带来杀身之祸。但看这些富商们的神情,他们确实想要试一试。

    大香料商人米尔恩尔文说道:“学士大人,如果简妮夫人强行推动纸币交易,西境不久恐怕会大乱,我认为最后所有的西境人都会起来反对魔山大人,这恐怕并不是魔山大人希望看见的局面。魔山大人是西境守护,他是负责保护西境人的,但他如果失去了西境人的爱戴,对他的威望和权势将士不可挽回的戕害。”

    ”我们是希望魔山大人、西境人和我们商人们一起变得更好,而不是相反。“梅汉弗莱男爵说道。

    班克罗夫大学士彻底明白了这帮富商+贵族们的良苦用心,他们并不想真正的阻止魔山赚钱,他们也并不是要与魔山为敌,但他们希望魔山不能是以这种方式赚钱:只需要印制几张纸币,就能换走他们的一切财富。

    商人们的财富,就是商人们的生命!

    班克罗夫站起来,在高台上缓缓走动,富商们闭上了嘴,目光跟着班克罗夫的身影移动。这很关键,如果班克罗夫大人并不愿意去和简妮夫人谈谈,富商们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撤离兰尼斯港,离开这祖辈们生活的地方,远走他乡。

    “好吧,你们先不要有任何冲动的举措,我先去和简妮夫人谈谈,你们等我的消息。”

    富商们人人脸上都是一松!

    梅汉弗莱男爵走上两步,右手握拳放在左胸,微微鞠躬:“学士大人,你准备什么时候去见简妮夫人?”

    “现在!”班克罗夫说道,“梅汉弗莱大人,你换换衣服,跟在我的贴身随从中一起去吧。”

    “遵命,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