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穿越小说 > 帝国吃相 > 第1568章 扶苏死
    这一夜,注定会被所有的咸阳人终生铭记。

    而这一夜的动荡,也注定会成为大秦史书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皇宫政变起伏跌宕,清河侯平乱迅疾如雷。

    从皇宫钟声响起的那一刻,百万民众便陷入了深深的悲痛之中,天子崩驾,万民同悲。

    然而接下来的变化令人眼花缭乱,清河侯破城门,入皇宫,降临之处宵小辟易,短短不过一个时辰便平息了这场矫诏篡位的叛乱,公子胡亥和最近风头正盛的建成侯赵亥,武城公王离等人全都被清河侯强势镇压。

    不光如此,清河侯再次施展逆天仙术,将明明已经死去的始皇帝救活,然后三卿共请之下,始皇帝立长公子扶苏为太子,郑夫人为皇后。

    半夜喧闹,皇宫平静,消息随着出宫的文武百官传出,顿时整个咸阳欢声雷动,甚至有人半夜燃放烟花爆竹庆贺,而中尉禁军也四营齐出围捕参与谋逆的重臣卿侯家族,喧嚣吵闹之中,让凌晨中的咸阳城火爆无比。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在欢呼庆祝这场大快人心的胜利的时候,瞬即又有噩耗传来。

    清河侯和长公子就在宫门处被胡亥用太一神火枪袭击,两人皆都身负重伤,生死不明。

    黎明时分的凄厉警笛和号角声中,刚刚睡下的始皇帝再次被惊醒,迅即有玄武卫疾入紫宸殿禀报事情经过,始皇帝的思维在一阵短暂的空白之后雷霆震怒,吩咐将胡亥和赵亥等人打入死牢监押,同时安排大量太医御医速去卫生院参与救治,稍后更是不顾宫人嫔妃的劝阻,冒着巨大的危险深夜出宫去卫生院探望。

    扶苏背部受伤,陈旭伤及右腹。

    卫生院的医生护士虽然都学习过一些外伤创口的包扎和处理,但面对这种枪弹的创伤,却基本上毫无办法,只能包扎止血。

    但虞无涯却固执的坚持要把陈旭开肠破肚将子弹取出来,说这是陈旭的要求,一番争执,最后水轻柔同意,徐福作为最先跟随陈旭学习外科手术的教授兼主治大夫主刀,虞无涯协助,一群护士医士帮忙准备刀剪针线散步绷带止血药,还有人提着灯笼高举一圈负责照明。

    经过半个时辰的手术之后,徐福终于从陈旭身体里面摸出来一颗铅弹,并且严格按照陈旭当初拟定的外科手术条例检查完刀剪针线纱布等器械之后进行了创口缝合。

    因为陈旭被送入卫生院之后,匆匆赶来的徐福便毫不犹豫的给他灌了一瓶五毒舒魂水,因此手术虽然持续时间很长,而且失血也很多,但直至手术结束,陈旭的心跳一直都还平稳。

    不过扶苏的情况就要复杂多了,子弹从左后背贯入,送来的时候一路大口吐血,而且既没有人坚持要把铅弹取出来,也没有任何太医御医敢去做这个手术,只能进行简单的止血包扎,而面对如此大量的吐血毫无办法。

    等到始皇帝赶到卫生院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寅时末的钟声已经响起。

    陈旭已经被转入病房照顾,虽然依旧还是在昏迷状态,脸色苍白但呼吸尚好,微微有些发烧但体征还算平稳,服药之后看起来已经没有大碍。

    “父……皇……太师可……可好……”

    浑身是血的扶苏虽然受创严重,但却并没有完全昏迷,包扎之后奄奄一息躺在病床上,看着脸色铁青急匆匆进来的始皇帝,顿时挣扎着询问陈旭的情况。

    “放心,太师经过救治已经无碍!”始皇帝紧紧抓住扶苏的手安慰。

    “那……便好……太师仙术……救一人必……必死一人,儿……儿臣乞求太……师……愿以孩儿之命换……换父皇安……康……”

    扶苏说话之时口鼻之中再次有血水溢出,断断续续之间本来苍白无色的脸上竟然露出一丝光彩,紧紧抓住始皇帝的手。

    “父皇无须伤心,儿臣死,父皇必然长命百岁,只求父皇善待子婴和晨曦,还有瑛娘,恕……恕儿臣以后不能尽……尽孝……”

    扶苏说话之时,双眼之中的光华快速敛去,等用尽力气说完最后一个字,身体猛然一沉,紧握始皇帝的手慢慢松开,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闭上了眼睛。

    “皇儿~来人,快救朕的皇儿……”

    始皇帝悲恸大吼。

    病房外一群太医御医一拥而入,但片刻之后皆都神情悲痛的伏地叩拜,“陛下,长公子无救也!”

    “无救……怎会无救……若是救不过来,朕将你们全部送去陪葬!”始皇帝疯狂的一把抓住一个须发花白的太医咆哮。

    “陛下,太子愿意以命抵命,恳求太师救陛下还阳,此乃天命,不可违也,况且臣等也无还阳仙术,除非劳动太师……”有人苦苦哀求解释。

    “陛下,长公子为救陛下而死,天命如此,恐怕太师也救不得啊,还请陛下息怒,速速为长公子安排后事吧!”

    一群太医皆都磕头,而且都搬出陈旭来抵挡始皇帝这个根本就不讲道理的命令。

    自古医士,救病不救死。

    除开传说中的扁鹊和如今的清河侯之外,还从未听闻过能够救活死人的方法。

    而清河侯眼下自己都重伤昏迷,只怕能救,也无人敢去相请,请了也没用。

    ……

    “当……当……当……”

    卯时未到,经历无法入眠的一夜之后,咸阳城在无比的紧张和骚乱之中终于迎来了黎明。

    但突然从皇宫响起的钟声,却让所有人心头一紧,都感觉一股极其不好的预兆。

    无论是一夜未睡正准备乘坐车马去上朝的文武大臣,还是那些被抓捕的谋逆卿侯,抑或是平民百姓贩夫走卒,全都在这钟声之中停下所有的动作,紧张张望皇宫的方向。

    “报~~,陛下请蒙大夫速速入宫,太子殿下薨……”

    “报~~,陛下请冯相速速入宫,太子殿下薨……”

    随着宫人疾驰出宫通传三省六部卿侯大员入宫议事,一个让满城百姓震惊的消息瞬即传开,民间顿时嚎啕之声大作,家家户户开始悬挂经幡,无数百姓头缠白布对着皇宫方向伏地跪拜。

    始皇帝三十六年秋九月,深夜刚刚被册立为太子的长公子扶苏殿下身亡。

    虽然扶苏已经死亡,但在凌晨的朝议之上,始皇帝还是颁布了封扶苏为太子的诏令,同时命令礼部治丧,以太子之礼安葬,然后宣布罢朝三日治丧的同时,命令整个咸阳宵禁十日,继续追捕所有参与密谋篡位之人。

    ……

    陈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天之后。

    睁开眼便看到一圈熟悉的人脸。

    而看到他睁眼,有咧嘴大笑的,有哭泣抹泪的,还有欣喜激动的,自然还有一贯冷冰冰像他欠钱不还的。

    “夫君~”

    水轻柔、嬴诗嫚、蒙婉一拥而上,各自抓住他的胳膊手臂喜极而泣,哭的梨花带雨。

    “别哭别哭,太子如何,有没有受伤?”陈旭来不及和几个老婆叙旧,而是一把抓住其中一只手急切的询问。

    “长兄死了!”嬴诗嫚嚎啕大哭。

    “什么?”陈旭一下坐了起来,动作太大牵扯伤口,顿时痛的呲牙咧嘴,额头虚汗瞬间滚落下来。

    “恩公躺好,伤口还未结痂,千万别将伤口撕裂了!”虞无涯一把就将陈旭按回到床上,脸色落寞的摇头,“恩公也别太过伤心,鬼门十三针邪门异常,天劫避无可避,救一人必死一人果然应验,太子中弹伤及心肺,抢救无策,送进卫生院不久之后便去世,陛下已经安排礼部以太子之礼治丧,你还是好好养病,其他的别管太多!”

    “怎么会这样……”陈旭呢喃着眼角淌出两行泪水。

    鬼门十三针是鬼谷子传下的,救一人必有一人应劫也是他说的,作为一个接受过科学教育的陈旭其实一直都不相信,当初救王翦,也不过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救始皇帝也是一样,并不曾抱有多大的信心,但没想到两次果然都救活了,而自愿承受天劫的王贲和扶苏,也都在不同的情况下殒命。

    就包括陈旭自己,当初自愿承担劫难救王青袖,鬼谷子留下九年大劫提示,这一次可以说也一语成谶。

    这一枪若是放在数年前,必然也会要他的命。

    至于胡亥手中的两把手枪,陈旭大致也能猜到,肯定是始皇帝那两把,被其在混乱中从始皇帝寝宫之中偷了出来。

    因此在陈旭看来,这一切若是冥冥中有天意的话,那么一定都和他自己有关系。

    没有他出现,胡亥便会篡位成功,而如果没有陈旭,这个世界根本就不会有手枪这种东西存在,自己差点儿伤命在自己制造的武器之下,这便是陈旭扰乱历史和命运要承受的代价。

    蝴蝶的翅膀只要煽动,终究会掀起一场看不见的波澜,这股波澜在命运的操控下不断放大,波及,最后将时空和命运扭曲在一起,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

    但眼下始皇帝活了,扶苏死了,胡亥篡位失败,历史上胡亥屠杀自己兄弟姐妹的事件终于不会再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