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平台【主管Q391215】 > 其他小说 > 魔改大唐 > 第580章 买买买
    一干人等,想要凑近了看看,却又怕不小心碰坏了,真真恨不得据为己有才好。

    可这壑车门将这些如此贵重的碧石玉器,扎堆的摆放在这里是何意?显摆炫富么?

    一些豪族权贵看的实在是喜爱不过,忍不住征询身边青衣侍者,问壑车门能不能割爱,让于他们一两件?他们愿意拿重金异宝来换!

    青衣侍者们倒是诧异,道:摆在这里就是拿来卖的啊?下面都标着价呢!

    众人闻言一愣,如此精美的碧石玉宝器,谁家不是收藏起来当作传家之宝,那壑车门的门主竟然舍得拿出来卖掉?

    连忙低头寻找价钱,却见每只碧石玉宝器下面,都贴着一张张小签,上面写着诸如:青瓷云纹饭碗(售价十枚大金)字样。

    众人大惊失色,如此珍贵的碧石玉宝器,竟然只卖十石黍米的价钱?那岂不是跟白捡一样么?

    不等众人回神,就听人群中有人大喊:“此宝我要了!”

    “宝器有德者居之!我出十五枚大金!”

    “我出银筹两枚……”

    一时间观礼众人乱成了一团,纷纷竞价争抢。

    这些壑师国的豪族权贵,谁家还没有几座铜矿山,都是不差钱的人,竞起价来那叫一个豪迈。

    青衣侍者们不由面面相觑,壑车门的大修们招他们来服侍的时候。

    只说让他们给贵人们介绍这城中景物规矩,可没说过如何处理这种情况啊?

    反正他们只负责讲解介绍,卖货可不归他们管,一名青衣侍者壮着胆子提醒道:“各位贵人,此物十二只乃是一副,还需配上盘碟、壶皿、杯盏才能成套,全套售价八百八十八,青瓷餐具带回家……”

    他一句大修教的广告词还没说完,就听见观礼众人就开呼唤留在外面的仆隶:“速速回府取金铤、银筹来!”

    有性急的直接就上手了,一把抱住死活都不撒开,眼看就要打起来了,吓的青衣侍者们连忙叫道:“贵人莫慌!也莫抢!摆在铺中的只是样品,库房里还有多!莫伤了和气!”

    众人一听这碧石玉宝器居然不是独一无二的,顿时有些失望。

    但转念一想这等宝贝才十枚大金一只,全套才八百多大金,跟白捡一样,入手了怎么都不亏,要是转手卖到别处去,怕不得百倍的价钱,怎么想都划算,便纷纷叫嚷:“我要十套!我要一百套!”

    青衣侍者们乐得不行了,壑车门的大修们说,他们这些“导购”每卖出一件货品,可都是有提成的!

    就这么会功夫,他们怕不是得挣出一年的黍米来,笑得合不拢嘴的连声安抚:“都有!都有!”

    等铺中掌柜一一记下这些贵人所要的货品,准备等各家仆役送来了大金之后好送货上门。

    好歹有青衣侍者,想起了壑车门大修的叮嘱,连忙提醒观礼众人道:“贵人须知,这偃师城里不收大金,各类财货须得在入口的‘换金所’,换成专用的‘偃师币’才能在城中购物……”

    青衣侍者这话顿时引起了观礼众人不满,纷纷怒道:“如何这般麻烦!莫不是尔等贱役戏耍吾等?”

    得罪不起这些贵人的青衣侍者,又不敢坏了壑车门大修们的规矩,只能满头冷汗的解释,还掏出了准备好的样币给众人看。

    大荒流通的所谓“大金”,其实就是一块大致上成圆形的粗糙铜饼子,分量在600克以上,650克以下,大差不差。

    而“小金”则是将“大金”切成二十块再融成小铜饼子,分量在30克左右,也没谁在乎标准不标准的,差不离就行。

    由于壑师国产铜,谁家产的铜饼上面都带有各家的戳记,所以在分量上到也没有哪家愿意坏了名声,通常来说都是只多不少的。

    可是“小金”就是市面流通的最小面值货币了,买东西多了是它,少了也是它,十分的不便。

    而偃师城专用的“偃师币”,则将币值分的更细,一枚大金可换:

    铜两克/枚)、铜锱100枚(5克/枚)、铜铢500枚(1克/枚);

    在此之上,还有更高币值的“银两、银锱、银铢;金两、金锱、金铢;”,均是一当十的兑换比例。

    由于大荒流通的金铤和银筹,都是630克一枚的大家伙。

    换成“偃师币”后无形就少了130克,自然算是被“火耗”了。

    虽然不解壑车门,为何费力不讨好的多此一举,但一则是给壑车门面子,二则是心思都被那些碧石玉宝器给吸引去了。

    再加上“偃师币”极其精美轻巧,让众人对这些金光闪闪、银光烁烁的小东西爱不释手,觉得换些回去把玩也好。

    便顺势将仆役送来的金铤、银筹,都给换成了这所谓的“偃师币”。

    然后让仆役提着一兜一兜的金银币,冲进瓷器铺子一通挥霍,不差钱的买买买。

    等满足了他们的购物欲之后,他们才觉出这些标准制式的“偃师币”好处来。

    因为形制、轻重完全一致而且难以仿制,花用之时不用先称量重量和检验成色,使唤起来倒是格外的爽利、方便。

    一群人直接将瓷器铺子搬了个精光之后,才发现自己逛了半天才逛了一家铺子,不由好奇的往后走去,不时发出各种惊呼:“这轻如云、薄如雾的是何物?绸缎?买买买!”

    “啊呀!这雪白雪白的是啥?竟然是盐?买买买!”

    “这前后两个轮子的是何物?金刚竹马?居然无需骡马拖拽,一蹬就走?买买买?”

    “居然还有精铁刀具?全要了!”

    原本只是来观礼的豪族权贵,慢慢变的跟进城打年货一样见啥买啥,人均挥霍了数十万大金还意犹未尽。

    等扫完货,再招待他们到鼎俎楼饮宴、到瑶池浴场泡澡推拿、到聚宝赌坊娱乐……等半个月后,家中仆役奉命将他们连拖带拽的带回府中。

    一干壑师国权贵豪族,突然觉得生无所恋,悲从中来的觉得自己前半辈子都白活了,至今才尝到了什么叫活着的感觉。

    :。: